小说——美女如云的贤成开饭店

植物阴凉_ 发表于 2007-10-18 14:52:00 | 只看该作者
34326 2985278
重新版30页开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沙发
发表于 2007-10-18 14:51:18 | 只看该作者
  小说目录
  
  第一章、 将给世界制造遗忘的女孩子
  第二章、 程贤在城里的堕落生活
  第三章、 小街上的孤独表演和遗忘
  第四章、 从城里搬到乡下
  第五章、 乡下的演讲与表演
  第六章、 英子返回学校
  第七章、 村庄的节日
  第八章、 试图改变村庄
  第九章、 回到城里后的人际交往
  第十章、 天才少女作家蓝苗
  第十一章、 世界太大,我只要一个村庄
  第十二章、 净儿来到乡下,要当程贤的保姆
  第十三章、 程贤准备离开乡下
  第十四章、 曾经自闭的净儿
  第十五章、 净儿一个人生活在乡下
  第十六章、 村庄节日里的第一场话剧表演
  第十七章、 和保姆净儿外出游玩
  第十八章、 小镇的节日
  第十九章、 在许多村庄和小镇演出话剧
  第二十章、 净儿准备离开程贤
  第二十一章、 街头的话剧表演
  第二十二章、 培养、收留孤儿院和社会上的孩子
  第二十三章、 陶颖对这座城市的影响
  第二十四章、 给影星周能颁奖
  第二十五章、 在重庆演讲和表演
  第二十六章、 乡下足球场
  第二十七章、 在城市许多地方演出话剧
  第二十八章、 程贤之死
  第二十九章、 乡村建筑师的成长
  第三十章、 一个男孩之死
  第三十一章、 明星陶颖对明星的影响
  第三十二章、 成为书商的程贤
  第三十三章、 商场里的戒指
  第三十四章、 净儿突然消失
  第三十五章、 ------
  第三十六章、 ------
  第三十七章、 ------
  第三十八章、 ------
  第三十九章、 ------
  第四十章、 ------
  
  
板凳
发表于 2007-10-18 14:52:42 | 只看该作者
  期待中……
#3
发表于 2007-10-18 14:56:33 | 只看该作者
  我是一个叫美芽的女孩,老家在南昌,毕业两个月,新来北京打工,前几天,我下夜班回家,被 一辆大卡车撞死了,司机将我的尸体抛入了路径边的小河里,然后逃走了,你看见了这条消息后,请将她发给4个论坛,如果没有发,你的妈妈会在1个月后被 车撞死,你的爸爸会得绝症,如果你照 着上面做了,在5天后,你喜欢的人也会喜欢你,这条消息太毒了,我不得不发.
  
#4
发表于 2007-10-18 15:02:13 | 只看该作者
  第一章、将给世界制造一些遗忘的孩子
  
  
  1
  许多年前,有人告诉我正义之美,勇气的力量和神秘相遇,我已厌烦任何人的劝告,除了耳朵,我更相信自己的眼睛------
  唱这首歌的女孩子二十岁左右,肌肤白皙,眸子乌黑清澈,穿着白色长袖T恤,外面一件黄色的短袖披肩,蓝色牛仔裤。
  女孩子在紫竹苑上车时一直戴着耳机,公交车里的人不时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看她随随便便扎起的辫子,斜背着一个灰色挎包。
  10路公交车行驶到汽车站,上车的两个男青年和一名妇女发生争执,踢妇女一脚,女孩子劝阻时被扇了一个耳光。
  公交车继续前行,人下人上,女孩子把自己的座位让别人后就一直站着,她紧紧抓住栏杆,护着身前的一名孕妇,上下车时挺直后背,用屁股顶住拥挤的人群,偶尔提醒大家注意。
  在市五中站台,她大声叫,英子,英子。
  一个十六七岁穿小白裙子、梳学生头的漂亮女孩子一蹦一跳着上车,说陶颖,我等了半小时才听见你的声音。
  噢,对不起对不起,过一会我请你吃东西。陶颖说。
  当时我想,如果再过二十分钟你不来我就------
  你敢遛?
  我就再等二十分钟,如果再不来我就------
  你胆子还是很大?
  我就再等二十分钟。英子说两句停顿一会,笑。
  昨天下午,英子陪母亲去住在市五中附近的姑婆婆家,走之前来到陶颖外婆家。她家离陶颖外婆家四五十米远,两人约好,她今天中午十一点半在市五中站台等陶颖。
  你的书和作业本呢?陶颖没有看到英子的背包。
  我妈下午回家,让她带回去了,我只带了一个本子。
  公交车到了文汇阁市中心发生交通堵塞,原因是一辆出租车和一辆摩托车相撞。陶颖把耳机戴上,又摘了,给车上哭个不停的小男孩说笑话,唱一会歌,唉呀唉呀,你把妈妈的裤子弄湿了你还在哭,唉呀唉呀,你把妈妈的裤子当床单,你唱得车子在叹气,不愿意开,开不起来。
  五六岁的小男孩咯咯笑个不停。
  车里有人说,姑娘,你唱得不错嘛,继续唱!继续唱!
  一名阿姨问,你是幼儿园老师吧?
  陶颖笑着摇摇头。
  英子从陶颖身上拿过录音机,打开时说,你们想听她唱的歌?我现在给你们听。
  许多年前,有人告诉我正义之美,勇气的力量和神秘相遇,我已厌烦任何人的劝告,除了耳朵,我更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家听到了录音机里陶颖唱的歌,纷纷说,是她唱的?是她唱的。
  真是她唱的!没听过这首歌。
  蛮好听的,好听,真是你唱的?
  陶颖掐了英子一下,英子张大嘴巴做出很痛的表情,笑着要大家给点意见。
  公交车到了市图书馆,两个女孩子要下车了,刚才打陶颖耳光的两个男青年在车门旁边,给她们让了路。
  市图书馆附近有一家小店的米线特别好吃,英子请客。
  英子,我唱得怎么样?陶颖不放心地又问英子。
  你刚才在车里唱的?
  不是,我是说录音机里的!
  我听了,不错。
  这不行,你再听听。陶颖把耳机递给英子。
  英子刚戴上便说,你放心,叔叔听了一定会夸你。
  陶颖等英子听了一会后说,要是不夸呢?
  不夸我再请你吃米线。英子笑起来。
  结账后,陶颖去图书馆附近青园小区的老师家学习声乐,英子在图书馆看书。
  下午两点半钟,一个女孩子来图书馆找英子,说程贤叔叔正在三元路和几个女孩子一块买衣服。
  燕子,我要等陶颖。英子说。
  程贤叔叔已经打电话给陶颖的老师了,陶颖过一会来找我们。
  三元路这一条老城区的街道,附近商场、店铺大都是专门卖衣服的,中高低档都有。
  英子和燕子乘车去三元路,在一家店门口找到程贤和身边的五个女孩子。
  叔叔。英子走到一个穿白衬衫灰色休闲长裤的青年男子面前。
  给你买了条裤子,你试试看。程贤把一条背带裤递给英子。
  英子从换衣间出来后一脸笑容,她喜欢这紫色格子的背带裤,腰围和尺寸正正好。这几年,她的许多衣服大都是和叔叔一块买的。这半年里,她越来越少见到叔叔,叔叔在北京、上海等地方时买漂亮的衣服回来给她。
  几个女孩子每挑中一件衣服都会站在程贤面前,问,叔叔,这件衣服怎么样呀?或者说,程贤哥哥,这件衣服好看吗?女孩子们试穿了后再站在他面前,挺胸收腹,有时转一个圈。
  程贤说这身连衣裙式样挺好,做工不太行,说这双鞋子挺配这条直筒裤的,说这顶红色的帽子最适合逛街的时候戴,用手捏捏一个女孩子腰上多出来的肉,说你再瘦一点,穿这条牛仔裤正正好,拍拍一个女孩子的背,大声说,挺直了,再不老实,罚你给大家提东西。
  四点五十,在老城区的一座桥边,一个女孩子给大家画像,英子、燕子四个女孩子唱歌给程贤听。唱一些流行歌曲,唱程贤作词作曲的几首歌。直到看见耳朵上戴着耳机的陶颖。
  半小时后,六个女孩子吃了东西乘车回乡下。
  走之前,陶颖把录好的磁带和自己的看书笔记交给程贤,英子把作文交给程贤,一个女孩子把自己这段时间画的画交给程贤。
#5
发表于 2007-10-18 15:03:30 | 只看该作者
  2
  陶颖回到家中,天刚刚黑,父母亲做好了饭菜等着她。
  我正准备去村头接你。奶奶说。
  在城里见到程贤了吗?父亲问。
  见到了。
  他最近忙什么呢?有好长时间没见到他了。
  最近半年,父母亲越来越八卦,总向她打听叔叔的事情。她去亲戚、邻居家玩时,也会回复这些八卦的问题,就好像现在叔叔的一切她都知道。每次回答后,父母亲、亲戚和邻居们总感觉迷惑,要么说,程贤真是一个不错的人,太好了。
  看,叔叔送给我的。陶颖把粉红色的手机拿给父母亲看。
  又让你叔叔花钱,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叔叔奖励我的!陶颖一脸地骄傲,说完回自己的房间。
  傍晚的时候,程贤把一个手机送给她时说,记住,除了和我联系外,别的不能超过十元钱。
  今天在公交车上被人打了一个耳光,她没有告诉叔叔,她早就知道如何应付这些小事情。叔叔平日里常常说,生命的激情有时就在这里。她觉得今天在她和英子下车时,那两个打她的年青人给她们让路时的表情已使她得到内心固执的快乐。
  三年前,叔叔从城里搬到刘家庄,她常去刘家庄的外婆家玩。她小时候在外婆家长大,刘家庄有她的一些同学和朋友。两年前,叔叔让她学吉他,她常和英子在一块学。后来村庄里的孩子,附近几个村庄的孩子也在学。
  去年,叔叔让她学习舞蹈和唱歌、看一些书籍。然后叔叔让她看越来越多的书,布置了越来越多的任务。她现在看历史、政治、地理、外语,古诗词等,她的功课很多很多,看不完的书,做不完的作业,每周都会写下自己的学习情况交给叔叔。她唱别人的歌,唱叔叔作词作曲的歌,有时候叔叔把别人的歌换了歌词,或换了曲子。以前叔叔在乡下,她会当着叔叔的面唱,现在叔叔经常在城里或者外出,她把自己唱的歌录进磁带,交给叔叔。
  两个月前,叔叔为她请了一名声乐老师,是大学里的一名副教授。
  程贤以后要你当歌手吧?周围的许多人问她。
  你看这么多书有用吗?姨父问。
  叔叔让我看的。
  噢,是程贤让你看的,他让你看就一定有用。
  有一天,她和叔叔在城里,叔叔的朋友看着她问叔叔,她是你的女朋友?她忙红着脸说,他是我叔叔。
  叔叔留长了胡子年长两三岁,刮了胡子年轻五六岁,而自己则显得比实际年龄大两三岁,于是和刮了胡子的叔叔站在一块,只相差两三岁。
  叔叔笑着和她说,过个三四年,也许你看起来会比现在还年轻呢。
  叔叔以前当过伴郎,她也当过两回伴娘,她想会不会有一天自己当伴娘时叔叔正好当伴郎。
  表哥开玩笑,说陶颖,程贤比你大多少呀,还叫他叔叔?
  我一直这么叫。
  有一个方法。表哥一脸的聪明。
  什么方法?
  你做他的女朋友。
  别瞎说。她有些生气。
  过几天镇政府工作的姚华结婚,到时候叔叔会去,自己则会在酒席上唱五首歌。村庄里的人都知道她唱歌非常好听,但之前她只在别人过生日时唱过三次。
  这是她第一次在婚礼上唱,面对二十几桌人,她怕到时候过于紧张,唱不好。叔叔说,别怕,我不是在吗?有我在还能出什么问题?她当然相信叔叔了。
  
#6
发表于 2007-10-18 15:05:44 | 只看该作者
  3
  欢迎光临!
  程贤和陶颖、英子她们分手,来到报社主编宁向远家。按门铃,一个穿白色长裙、牛仔裤的女孩子开了门。
  程贤笑,谢谢招待!
  女孩子是主编在电视台工作的侄女,二十三岁的宁莫莫。
  两个月前,程贤第一次来宁向远家坐客,临走,宁向远接到宁莫莫的电话,说自己正和程贤在说话。宁莫莫说我马上过来。等她赶到叔叔家,程贤已离开。那天下午陶颖来城里,程贤带陶颖去见她的声乐老师。
  在主编的书房里喝茶、翻书,程贤接到父亲的电话,程贤,你今天晚上回来吃饭吧,你妈做了你最喜欢吃的。
  我今天去朋友家吃饭。
  噢,在外面少喝一点酒,有事打电话给我,我开车去接你。
  不用,回家我打车就行了,也可能不回家。
  半年前,父母亲从上海回来,一直想把手上的生意交给程贤,说他们年纪大了,生意迟早要交给到他手上。但都被程贤拒绝了,程贤说自己对生意没有兴趣,要父母亲把生意交给两位姐姐。每次拒绝,父母亲都觉得程贤还是没有原谅他们。
  程贤,吃饭了。宁莫莫喊。
  你吃饭时也换衣服?程贤奇怪。
  好衣服怕弄脏了。换了黄色绣花短衫的宁莫莫一脸娇态。
  在我看来都一样。
  哪样?
  漂亮。
  嗯,这个我最喜欢听。宁莫莫笑。
  饭后,大家坐下来喝茶聊天。
  三个月前,一家影视公司准备把程贤的中篇获奖小说《乡村的童话》拍成电影。他的要求是,他只有看了剧本后才会做出决定。一个月前,他看了剧本,很满意。现在公司已经把电影《乡村的童话》的女主角选中。
  《乡村的童话》里,一个男孩子对一个女孩子说,你给这个村庄制造了遗忘。
  程贤和宁向远说,小说中女孩子的原形是英子,那时只有十三四岁,小小年纪给村庄、学校制造了遗忘。
  宁莫莫说,你小说中的女孩子二十一二岁了呀!
  程贤说,是呀,现在英子只有十六岁,等到了二十一二岁,她便不仅仅是给村庄和学校制造遗忘了。
  宁莫莫缠着程贤讲这个叫英子的女孩子,程贤简略说了一些。
  程贤说自己过几天去天津母校演讲时,宁莫莫开心地说过几天自己也去天津出差。
  你到天津是客,我请你吃饭。程贤说。
  朋友阿东打来电话,问程贤什么时候出来。因为之前约好,两人一块喝酒。阿东是程贤父亲以前生意场上朋友的孩子,和几年前一样单身,身边女孩子无数。
  去哪玩呀,我正巧没事,我也去。宁莫莫说。
  你不能去,你和他们不是一路的人。
  你怎么和他们是一路的人?
  他们是我以前一条路上的朋友,吃喝嫖赌。
  不相信。
  程贤笑,连我也不相信。
  从主编家出来,程贤在一家饭店门口看见一位拉三轮车的中年男人,看到这个下岗后帮人拉货的中年男人,就会想到了多年前邻居家的孩子钱晓峰。中年男人是钱晓峰的姑父,十多年前,每逢过节,程贤都会看到一个青年男子,带着娇妻孩子来丈人家吃饭,意气风发。
  十二年前,程贤的父母亲做生意挣了钱,开始和身边的许多人关系紧张起来,父母亲和邻居钱晓峰家发生一点小矛盾,把钱晓峰的父亲和姑父打伤,钱晓峰的父亲去了几次派出所都没有用,反倒是连续几天,在钱晓峰家门口有五六个混混拿着铁棍晃来晃去。当时十四岁的钱晓峰是一个老实本份的孩子。半年后,程贤家搬到了新买的房子里。
  几年前,程贤有一段时间经常见到钱晓峰。钱晓峰初中毕业后进了市化肥厂,和自己的同学张春强在一个车间,断断续续听张春强说钱晓峰在工厂被人欺负,后因一起事故,被工厂记大过,索性辞职。
  一天凌晨,程贤开着警车路过光阳路,看到钱晓峰被几个人打。此后几年,他辞职,父母亲绝望地把生意搬到上海,他在城里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搬到乡下,再没有见到钱晓峰。再见面,钱晓峰已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混混。回到城里的程贤经常在各种场所吃饭、交际,隔几天都能看到钱晓峰。两个月前,老邻居的孩子龚军告诉他,钱晓峰和别人说,这老狐狸又回来了,我要把他的腿给打断。
  程贤回家后告诉父母亲,父亲说,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老钱家还记得这件事情?
  老钱我不知道,老钱的儿子我是前段时间刚听说的,他说要把你的腿打断,你平时多注意一下。
  父亲叹了口气,说这孩子怎么不学好,他父亲多好的人?再说把我的腿打断,他能跑哪去?
  多好的人也被你们打。程贤笑。
  他父亲脾气太倔了,唉,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父亲又在重复这句话。
  在夜晚的街道上,程贤戴着耳机,听磁带里陶颖唱的歌,边走边想,如何来处理这件事情。
  程贤,你这么喜欢逛街?后面的宁莫莫开着摩托车到了他旁边。
  程贤说,我喜欢在摩托车前逛街。
  要不要我带你一程?
  程贤笑,说,路灯下的宁莫莫真的青春无敌。停两秒钟再接着说,希望你能永远保持你的清纯、善良。
  宁莫莫问,为什么?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希望你能对这个世界制造一些遗忘。
  宁莫莫自然想到了刚才在叔叔家的聊天,最后离开时狠狠地说,程贤,等到了天津我一定让你好好破费一次。
  程贤看看时间,八点五十了。他继续往前慢慢逛,十五分钟后,逛到了一家酒店。其间接到阿东的三个电话。
  
#7
发表于 2007-10-18 15:08:42 | 只看该作者
  到水为止,提提意见。
  
  这个小说名字是暂时的,哈哈。
  前几天写了小说简介,写得很长,太僵硬了,今天早上开始重写,把许多删去。
  我想过两天写一个小说导读,这样会讲的稍清楚一些。
#8
发表于 2007-10-18 15:18:53 | 只看该作者
  植物的东西,我是一定会跟读的!
  
  想起很多年前的事情。。。。。。
#9
发表于 2007-10-18 15:31:14 | 只看该作者
  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便捷生活论坛

© 2017-2018 hs8866.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