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刀流年》——70后的血色江湖

羊杂碎啊 发表于 2010-11-28 23:27:00 | 只看该作者
1493 77265
很多故事,要从我13岁的那个夏天说起。如果没有世界杯,如果意大利队进了决赛,我这辈子不可能与三子和土匪沆瀣一气。决赛的那天晚上之前,我还是个人见人欺的孙子。

  我父亲是个农村干部,上山下乡的知青,传说还去过北京,隔着几百米,见过敬爱的毛主席。在奉调回城的头天晚上,兴奋过头,喝了点酒,忍不住把支书的女儿拖进了麦秸堆。打那以后,他就被钉在了这个三面环山,一面是湖的小山村里。
  
    母亲深爱着父亲,父亲却深爱着遥远的省城。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我的身上,却永远没有足够的耐心。母亲说我们是天生的对头,我从小和他就尿不到一个壶里。打我记事起,他就不屑跟我讲道理。他的拳头越练越有心得,而我的身子骨也越来越皮实。不管他如何对我,我都认为都是个真正的男人,因为他从来不会动我母亲一根汗毛。
  
    我的学习不好,除了作文还凑合。等到勉强考上了中学,父亲彻底失去了耐心。供我继续读书,是因为他当上了村长。我和他并非永远尿不到一块,只要家里那台十四英吋的黑白电视机播放足球,我们就能凑在一起,和谐共处个把小时。他喜欢阿根廷队,而我喜欢的是意大利。
  
    兴许是发现我对足球的爱好,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第一次代表全村的党员干部去县里开会,就给我带回了一只皮球。那是他平生第一次送给我礼物,我也平生第一次在叫了一声爸后,热泪盈眶。
  
    有了那只皮球后,我就有理由不再对着那些枯燥的方程式发呆。我骨子里看不起没文化的人,所以,我从不逃课。因为有三子和土匪垫背,不管我怎么不努力,我考试的成绩永远都不会是班里最差的。
  
    三子和土匪都比我大一岁,初中一年级的时候,就在学校横行无忌,谁嚣张,就灭谁。
  
    他们的淫威最早是建立在我的身上,因为我是村长的儿子,又总是牛逼哄哄、独来独往。整个学校没人敢欺负我,收拾我可以杀鸡儆猴。我不是没有血性,但我对暴力司空见惯,有天生的心里阴影,几乎丧失反抗的本能。但他们第一次举着拳头冲着我呼啸而来的时候,我双手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那天,我清楚地记得,最后一拳,他们把我掀倒在地,打在我面门上。围观的同学有很多,包括五十多岁的物理老师,他很想制止,但土匪抓起一块砖头砸向了他的后背。
  
    打那以后,我几乎成了全校男生的皮球,他们喜欢摸我的头、捏我的脸蛋、飞踹我的屁股。我对这一切,表示无所畏惧,也从不还手。我父亲对我的鼻青脸肿漠不关心,只有母亲会心痛得流泪。而我,从不跟他们诉苦。
  
    我不怕三子和土匪,因为我根本看不起他们。一个杀猪匠的儿子,一个从小就不知道父母长得什么样的孩子。我从来就没想过,佛祖跟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有一天,我的命运会和他们紧紧地捆绑在一起。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沙发
发表于 2010-11-28 23:33:01 | 只看该作者
  意大利人被淘汰的那个晚上,看着巴雷西落魄的背景,我哭了,哭得很伤心。我父亲却看着我,没心没肺的笑着,在他眼里,也只有意大利人能跟阿根廷抗衡。最关键的是,他穷尽十年暴力,都没让我流过泪,这一次,不费吹灰之力,就让我哭得一塌糊涂。
  
    他没想到,几天后他比我更伤心。不是因为马拉多纳们被强悍的日耳曼人一剑封喉,而是他刚刚遭受心灵创伤的儿子,干了件让他下半辈子都抬不起头的事。
  
    我发誓,我并非有意偷看妇女主任洗澡。即使那时候我的G8已经开始长毛,看到露着大腿的年轻姑娘就会勃起。但我并非饥不择食,更懂得什么叫着廉耻,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平心而论,年轻的妇女主任长得并不丑,粗眉细眼,还有一对张狂的胸脯。可我对她就是没兴趣,她是我家里的常客,只要她一张口,我总能嗅到一股死鱼的味道。
  
    乡下人有个陋习,夏天的晚上,甭管男女老幼,都习惯在门前屋后寻个自以为隐蔽的地方洗澡。难免会给一些屑小之辈以可趁之机,偷窥的人多数不会张扬,万一被发现了,被看了身子的也不会声张。千百年来,相安无事。
  
    我算是最倒霉的一个。不仅被逮到了,还差点儿被绑起来游街。
  
    妇女主任住在村西的旮旯里,叫花子都不找到的地方,这也让她失去了应有的警惕。我流窜到那里,纯属意外。要不是我父亲晚上喝了点酒,我也不可能半夜在村子里游荡。我记得那天晚上,他喝完酒,大约是想到后半夜的决赛,兴奋得一屁股坐在桌子上,伸出三根指头在我面前晃了晃。我说,你错了,阿根廷至少要被灌四个球。他没跟我理论,而是习惯性地抬起了右脚,就这样,我被他踹到了门外。
  
    我悄无声息地爬上了主任家屋后的杏树,上树是我那时候除了足球之外的最大爱好。我一直觉得,呆在树上是最安全的。显然,这也是我父亲逼出来的,纯粹是为了躲避他的暴力打击。
  
    有道是“败也萧河、成也萧河”,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很多年以后,凭借这项被逼出来的技能,我在几十个后生中杀出重围,赢得了部队首长的赏识,在一片争议声中,穿上了梦寐以求的军装……
  
    四周黑漆漆、静悄悄,我取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树杈上准备打盹。突然灯亮了,主任家的窗户上挂着一盏十五瓦的电灯泡。然后,我就看见了屋檐下的主任,一件一件、不紧不慢地脱着衣服。我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身体的某个部位不可遏止的开始膨胀……
  
    我现在仍清晰地记得,她那两个硕大的乳房从汗衫下蹦出来时,带给我的震憾。她的乳房抖动了好久,而我的小心肝抖得更久。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口干舌燥,两腿发软。我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如果那时候跳下树逃跑,兴许还有希望不被她发现。我承认,那时候我十分期待着主任脱掉自己的裤子。黑暗中,我瞪大了我黑色的眼睛,却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正一步步的降临。
  
    灯光很昏暗,主任的身子却白得耀眼。她背着我,终于袅袅娜娜、慢条斯理的褪下了黄色的裤衩,我看见了比乳房更肥硕的屁股。我死命地别过身子,迫不及待地等着她转过身子。悲剧就这样发生了,我脚下一滑,从树上掉了下来。
  
    我听到了主任夸张的尖叫声,甚至还听见了她男人,那个一脸横肉的小木匠破门而出的声音。我爬起来头也不回,一瘸一瘸地夺路狂奔,我仿佛听见了身后呼啸的子弹声。我看到了我父亲提着扁担,还看见了我母亲绝望的眼神。脚踝的刺痛,让我泪流满面。我什么也顾不上了,拼命地跑着。
  
    整个村子都轰动了,无聊的村民们瞬间集聚在一起,跟在小木匠的身后,兴奋得大呼小叫。人群中,肯定有我的父亲,因为他是村民们的首领。这个可怜的男人,肯定不知道自己在追谁。
  
板凳
发表于 2010-11-28 23:34:44 | 只看该作者
  我一口气跑上了离村子三公里开外的省道,敌人们穷追不舍,却离我越来越远。我一刻不敢松懈,就连一双拖鞋跑掉了我都浑身不觉。就这样,我一头撞上了在路上溜达的三子和土匪。那天晚上,他们准备来我们村子里偷西瓜的。
  
    我精疲力竭地瘫倒在三子的怀里,他扶住了我。土匪用手电筒在我脸上晃了晃,脸上笑得稀烂:哟,这不是东哥嘛?
  
    三子一脸促狭:这哥们估计是落难了。
  
    我用力地挣脱开三子,踉跄着又往前跑了几步。出狼窝入虎穴,这个时候,落在他们手里,简直让人生不如死。
  
    土匪在背后一把抱住我的腰:三子,别让这小子跑了!
  
    我拼命地挣扎,第一次向他们求饶:看在同学的面子上,求你们放开我。
  
    三子听到了前面的嘈杂声,蹿到我身前急切地问道:怎么啦,哥们?
  
    追赶的人群越来越近,我什么也顾不上了:我偷看了女人洗澡,他们追上我,会打死我的!
  
    土匪绻着身子,笑得像只屎克螂。
  
    三子却一脸沉重:土匪,咱们都是侠肝义胆之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土匪闻言,豪情满腹:大哥,听你的!
  
    三子急中生智,推了土匪一把:你带着他,先往山上跑。我们在西山破庙里碰头。
  
    土匪带着我钻进了路旁的树丛,我再也跑不动了,伏在草丛里,拼命的把头往土里拱。
  
    我听见了三子大声地对追赶的人说道:刚才有个人朝前面跑了,跑得好快啊!
  
    然后我又听见了我父亲悲怆的声音:你看到的是不是东子?
  
    我心头一颤,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的鞋子不见了。我那可怜的父亲,肯定是看到了证据。
  
    土匪说:没看清楚,应该不是他。
  
    小木匠的声音:你要是敢扯谎,老子割了你的屌!
  
    人群呼啸着,继续沿着大路往前追赶。
  
    我已经完全虚脱了,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我跟一旁的土匪说:我肯定活不过今晚,只求你们在学校为我保密。
  
    土匪拍拍我的肩膀,又拍拍自己的胸脯:你的事,我和大哥不会不管。谁敢要你的命,除非从我们身上踏过去!
  
    这是我一次被他们感动。以前他们带给我的所有屈辱,在这一刻都灰飞烟灭。
  
    土匪驮着我,到了约定的地点。三子显然是等了好久,有点不耐烦地说道:就你这个怂样,还有胆子去看女人洗澡?
  
    我说:谢谢你们救了我。大恩大德,永生不忘、来世再报!
  
    三子挥了挥手:你是不是看了妇女主任?
  
    我点点头:我不是故意想看的。
  
    土匪的小眼在黑暗中熠熠发亮:你都看到啦?是不是很大啊?
  
    我无地自容,沉默不语。
  
    这个事情麻烦了。三子说道:牛木匠不好惹,恐怕你爸也不好使了!
  
    土匪也陷入了沉思,过了好久才幽幽道:接下来怎么办?牛木匠肯定要找我们算帐。
  
    三子咬牙切齿:东子,你别怂。木匠要找我们麻烦,咱们三个一起干他!
  
    我心里没底,但我还是点点头。
  
    三子继续道:走,我们送你回家。大丈夫敢做敢当!
  
    我家里大门洞开,门口的灯亮着。牛木匠和他的女人气呼呼地坐在门外的竹床上;我母亲无力地靠在一边。没有看见我父亲,他应该在屋里。
  
    三子和土匪一左一右地架着我,我们三个人昂首挺胸地走了过去。
  
    我母亲泪水涟涟地说:东子,快跪下,你爸会打死你的。
  
    我两腿一软,三子在一旁扶住我的腰往上拨。
  
    牛木匠蓄势待发,看那眼神,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咬死我们三个。
  
    我说:牛叔,李姨,今天晚上是我。我不是故意的!
  
    妇女主任鄙夷地哼了一声,对我母亲说:大姐,这下你信了吧?
  
    我父亲从屋子里冲了出来,手里操着一根扁担,劈头向我砸来。我被人一把推开。然后就听到三子一声闷哼,瘫在地上。我父亲再次举起了扁担,这一次,他被土匪从身后一把抱住,扁担抡到了地上。
  
    三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我和母亲都扑了上去。我父亲彻底傻了,脸上铁青地愣在那里。土匪疯了似的夺过我父亲的扁担,向牛木匠和他的女人挥舞过去,嘴里发着狠:我要砍死你们这对奸夫淫妇!
  
    妇女主任惊恐地拉着她的男人仓皇而逃。牛木匠跑了几步,回头对我父亲说道:你这个村长当到头了,明天我就去乡里!
  
    我那天晚上,抱着三子哭了好久。我父亲没有再看球,远远地守着我们不言不语,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到了后半夜,他还切了一颗西瓜,只是我们三个都没吃。很多年后,三子才告诉我,那天他其实并没有晕,我父亲那一扁担也不重。
  
    牛木匠没有发狠,所以,我父亲继续干着村长,妇女主任再也没有来过我们家。
  
    经此一役,我自然而然地和三子、土匪走到了一起。我们相处得很和谐,他们继续打架、欺负女生,但从来不拉我。当然,在学校里,再也没人敢欺负我。
  
    后来的好多年,土匪一直乐此不疲地逼问我,那天晚上到底看到了什么。我只字不提,因为这件事情再次给我留下了心里阴影,以至于我整个青春期,对女人都不感兴趣,不做春梦,也不会手淫。而且,一度让那些对我有兴趣的女人,以为我只喜欢男人,或者,我根本就不是个男人!
  
#3
发表于 2010-11-28 23:37:27 | 只看该作者
  换个马甲,换了体裁,坐等板砖。
#4
发表于 2010-11-29 08:38:29 | 只看该作者
  直接输入图片链接即可插入图
  作者:羊杂碎啊 回复日期:2010-11-28 23:37:27 
  
    换个马甲,换了体裁,坐等板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5
发表于 2010-11-29 10:39:20 | 只看该作者
  先提一提,期待下文......
#6
发表于 2010-11-29 11:27:59 | 只看该作者
  好文,就是一更ie赞
#7
发表于 2010-11-29 14:45:34 | 只看该作者
  值得一看
#8
发表于 2010-11-29 23:11:32 | 只看该作者
  我父亲从此以后在我面前突然变得没了脾气,即使偶尔愤怒到极点,也不会轻易再用武力。我那时候已经学会了独立思考,并且学会了透过现象看本质。幸福的日子来之不易,毫无疑问,这一切都应该归功于三子和土匪。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懂得了一个道理,人活在世上,要有尊严,而赢得尊严,就要学会用尽一切手段去震慑你的对手。
  
    初中的最后一年,我的成绩莫名其妙的好了起来。可三子和土匪除了体育还不错外,学习成绩依然在全年级垫底。他们不可能考上中专,甚至连高中都没有机会上。我还有机会上学,但我内心却常常在纠结,是不是应该跟着他们一起辍学?有时候,想到即将要和他们离别,就会很伤感,甚至泪流满面。
  
    我太小看他们了,他们让我见证了一个传奇。初三的下学期,县里举办第一届中学生运动会,三子和土匪咸鱼翻身。土匪拿了跳高和跳远的第一名;三子更牛,从一百米到八百米的四个短跑项目,拿了三个冠军。给也们颁奖的是县长和地区的教育局长,我在观礼台下面抬头虔诚地仰视着他们,像瞻仰先烈一样看着他们。我还看见站在三子身后的老校长,他的脸骄傲得像那个季节里怒放的鸡冠花。
  
    三子和土匪成了学校的英雄,他们获奖的照片,被翻大了几十倍,挂在了学校的所有教室里。我现在仍清晰地记得,他们的左边是居里夫人,右边是华佗大夫。
  
    三子和土匪没有参加中考,他们提前被特招进了市体校。只是和跑步、跳远都没关系。据说那体校最牛的是举重和散打,还培养了几个全运会冠军。三子选择了举重,土匪选择了散打。
  
    为了能和他们在一起,我中考志愿没有填重点中专,更没有如我父亲所愿,上高中考大学,而是填上了和体校斜对面的劳动技校。
  
    我去技校报到的那天,三子和土匪已经在体校上了一个月的课。他们在学校门口堵住了我,三子穿的是冒牌的阿迪运动服;土匪穿着一身白色的训练装,腰里扎着根飘飘翻飞的红绸带。我们三个人不顾人来人往,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土匪放开我,冷不丁地擂了我一拳,我后退几步差点儿一屁股坐地上。
  
    土匪晃晃肩说道:怎么样?我才用了三分力。
  
    三子横了一眼看热闹的新生们,板起脸训土匪:兴头兴脑的!我就是不爱带你出来。
  
    土匪撇撇嘴,一把搂过我的肩膀:走,到你们学校看看去!
  
    学校的门卫早盯上了我们仨,等到我们走近校门,门卫拦住了走在前面的三子:你们是学校的新生?把通知拿来我看看。
  
    三子不慌不忙地说:我是来送我兄弟的。
  
    门卫一脸不耐烦:外人不准进,你们哪个学校的?
  
    土匪双手扩胸,扭着脖子横在门卫面前:对面体校的!怎么着?不让进?
  
    那门卫面不改色,上下打量着土匪,又翻眼瞧瞧我和三子,慢条斯理地说道:屌毛没长齐,就想到技校来糙事?
  
    我眼看着土匪的脸涨成猪肝色,额头上的一根青筋暴起,心想要坏事。三子反应快,冲过来按住土匪对门卫说道:大哥,别这么横。我们不进去就是了!
  
    我傻呼呼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三子拼命地冲着我使眼色,我才急中生智从包里掏出一盒红塔山,递到门卫面前:对不起啊老师,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门卫伸手挡住我的手:叫你那两个兄弟马上滚蛋,再敢来技校糙事,打断他们的腿!
  
    三子抱着蠢蠢欲动的土匪,退出了五米开外。我提着行李,往里走了几步回头去看他们,三子用力地向我挥着手,示意我赶紧走。转身的那一瞬间,一阵悲凉涌上心头,内心深处隐隐不安,像是一脚踏上了江湖。我真切地感受到自己后悔了,后悔自己的选择。
  
    我办完手续,进了宿舍倒头便睡。爬起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我才想起去找三子和土匪。冲出校门,我看到了三子和土匪坐在学校对面的马路边。我的泪水夺眶而出,他们一直守在学校门口,守了整整六个小时。
  
    土匪懒得抬头看我,三子却若无其事,拍着我的肩膀说:肚子饿了吧?走,今天我请你喝酒!
  
    那是我十五年来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喝酒,我才发现我天生就是个酒徒。土匪一直不说话,喝了两瓶啤酒就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三子比我还能喝,他说他三岁开始就跟着父亲到处喝杀猪汤,一瓶白酒不在话下。
  
    酒壮人胆。起初我不敢惹土匪,喝了六瓶啤酒后,我拿着一个空酒瓶敲醒了他。土匪捂着脑袋,睁开血红的双眼看看三子,然后猛然起身推开桌子,一脚把我踹翻在地。我被按在地上,右臂被他死死地别在身后。我痛得眦牙咧嘴,土匪在我脑后呼刺呼刺地喘着粗气。
#9
发表于 2010-11-30 10:45:57 | 只看该作者
  自己来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便捷生活论坛

© 2017-2018 hs8866.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