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忏悔之书》:我的屌丝路

雷立刚 发表于 2012-07-30 22:25:00 | 只看该作者
406 17078
#30
发表于 2012-07-31 09:31:10 | 只看该作者
  17
  不懂得女人

  如今,我看着自己近20年前写的文字,我很难描述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18岁,多么美好啊,然而却已经远离了我。我只能在文字中,依稀看到当年的自己。
  所以庆幸,终究还是有文字留存。这或许就是文学的意义——物是人非,一切都变了,但许多年前那一刻真实的情感,却被文字凝固了下来,如同琥珀。

  之后不久,如前面所说,我开始组建辩论队,渐渐成了大学里的一个活跃人物。在1993年5月,川大法律系学生会换届,很新颖地采取了竞选的方式,又侯选人在百名学生代表前演讲,而后由学生代表投票选出学生会主席。
  我和王怡都是那一次的侯选人,我们分别上台演讲,最后,我获得选票最高,由一个长期默默无闻的学生,陡然变成了法律系学生会主席。通常,系学会生会主席都由大二的学生担任,在大一第二学期都当系学生会主席的,川大历史上只有五个,我是其中之一。

  担任系学生会主席之后,要组织许多活动,其中,在搞文艺汇演的时候,我与92级法律专科班的S熟悉了起来。
  与现在迥异的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学法律的女生还非常少,我们法律系92级本科班,男女比例是惊人的10比1。相比之下,专科班的女生多一些,尤其是,里面竟然有个校花级的大美女:S!

  该怎么说呢,S的性感美丽可谓摧枯拉朽。她身高169,胸部很饱满,臀部很丰硕,而腰枝却很细。她是四川江油人,从小练习舞蹈,但是,也许是遗传,她并不像许多练舞的女孩子那样细胳膊细腿,相反,她的大腿很白,很丰满。也许,正是从她开始,我爱死了那种蜂腰盛臀+“大白腿”的修长女孩。

  以前,我是不认识S的,因为搞学生活动,她是专科班的文娱委员,接触自然多起来。大约1个月后,我向她表白,可是,她说,她只能把我当哥哥。
  可能是不想伤害我,她答应,临近期末,晚上和我一起去上晚自习。我们俩悄悄地去川大最偏僻的四教去上自习,如今想来,我经验太少,胆子太小——在那些夜晚9点过后四教冷清的教室里,当时的我,如果能像个成熟男人那样,一把将她揽入怀里,或者,在夜晚10点,走出四教后,经过人烟稀少的小树林,我猛地从背后搂住她,狂乱地揉捏她那如同大号水蜜桃般饱满的乳房,那么,我就能得到她。
  只是那时,我真的什么都不懂,尤其不懂得女人。和她上了两周的晚自习,连手都没牵过,随后,就是期末,放暑假了,我们各自回老家,大一的生涯,就这么过去了。


  
  S的外貌身材与此类似
#31
发表于 2012-07-31 09:55:34 | 只看该作者
  18
  零点零一米

  1993年9月,我们的大二开学了。
  在筹备迎新晚会的过程里,S因为有一个独舞,所以经常来排练。
  那时,已经不是复习考试的时间段,我们没有理由再一起去上晚自习了,何况开学后,作为学生会主席,我非常忙,渐渐,与S就变得仿佛只是普通朋友了。
  一天, S突然对我说,你可不可以帮我个忙?
  我说,什么事呢?

  原来,开学后不久,S在球场上看到了一个男生,一见钟情,喜欢上那个男生了。她打听了一下,竟然和我是一个班的,名叫范安。
  范安,哈尔滨人,有着一种大城市长大的孩子特有的气质,据说家境很是不错。凭心而论,他的脸有点偏长,稍微有点像马脸,但眼神透着一种坏男孩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儿,身高179,并非块头特别大的那种,但十分结实,健壮,像是有一头野牛,在他躯壳下脉动着。
  连我们男生也都能感觉到,他这样的男生,对女生有着一种天然的杀伤力。

  S仅仅是在球场偶然见到了他一次,却从此喜欢上他。我陪着S谨小慎微地上了两周的晚自习,比不上范安远远地出现在她眼前一秒钟。
  “帮我带个纸条给他吧,我想约他见个面。”S竟然让我帮这个忙!

  在我的一生中,我从没妒忌过有才华的男人。而只妒忌那些外貌英俊,身材高大,年少多金,无数美女迷恋的男人。用今天流行的话说,他们是“高富帅”。
  我妒忌他们,因为那是我所没有的。
  而我最不缺的,就是才华。有些才华——例如音乐、绘画、摄影……我非常尊重具有那些方面才华的人,但那属于与我无关的领域,我不会妒忌在那些方面比我有才的人。
  至于在文学领域,我对自己的才华充满无与伦比的信心。

  也许,我偶尔也会为某些不如我有文学才华的人却混得比我好,而略微有点小小的生气,但是,我很清楚地知道,那仅仅是我懒得出手而已。
  我的心灵就是这世间最神奇的笔!
  我不出手则已,我一出手,石破天惊——这是我的命运,上天没有给我外貌或者富贵,却给了我一种奇异的天赋,让我即便随手写的文字,也掷地有声。

  然而,在现实的世界里,我终究却是个其貌不扬,境况平凡的草根屌丝而已,没有富贵的背景,没有比旁人好的条件,我这个屌丝的骄傲,如同唐吉诃德一样在旁人眼里不值得钦佩,只值得嘲笑——这,我其实异常清楚。
  我和疯子一样骄傲,但我和疯子有个区别:疯子不知道别人会嘲笑自己的骄傲,而我清楚。我无比清晰地知道,世间的许多人,习惯于贬低所有骄傲的人。

  时间回到1993年9月,那或许是个夜晚,也可能是黄昏,S给了我纸条,而后继续排练舞蹈,她穿了一身黑色的练功服,更显得洁白的皮肤欺霜赛雪。随着舞蹈,她那无比美丽的屁股和奶子,在薄薄的练功服下抖动,然而却不属于我。
  某个瞬间,她做了个劈腿,修长的腿延伸过来,离我只有零点零一米,我们那么近,几乎触手可及,但我心里清楚,她,已经越来越远地与我远离。
  那个夜晚,作为屌丝的我,拿着女神的约会字条,却要帮忙转交给一个我同班的高富帅,我会做出什么样的行为呢?


  
  练舞蹈的女孩
#32
发表于 2012-07-31 10:03:47 | 只看该作者
  19
  屌丝

  先百度一段屌丝的含义:

  屌丝一词,起源于百度贴吧里,“雷霆三巨头吧”对“李毅吧”毅丝的恶搞称谓,后被“魔兽世界吧”会员用于嘲讽毅丝,意为劣等毅丝。
  此后“李毅吧”网友“儿童”多篇讲述了自己的猥琐吊丝故事,众“毅丝”纷纷表示男默女泪。自此,“吊丝文化”诞生。 2012年2月,凤凰网报道专题《屌丝:一个字头的诞生》,腾讯网紧跟其后发表《屌丝:庶民的文化胜利》,此后“吊丝文化”被发扬光大,被社会广泛接受。其实,“屌丝”文化不过是又一种网络亚文化的崛起,它意味着中国人更多的获得了自己诠释生活的角度与权利。

  屌丝由来:出自《后汉书?岑熙传》:“我有枳棘,岑君伐之;有蟊贼,岑君遏之;狗吠不惊,足下生氂。”其中“氂”就是指动物阴部周边的毛,形容渺小的屌丝如同犬一般,再怎么吠叫也无法掀起大风大浪,折射出社会的残酷与无奈。后来为了方便交流故简称为“屌丝”。

  以上是我刚刚百度到的“屌丝”词条。令我吃惊的是,大约三个月前,我也百度了这个词,发现那时的解释要粗野或者说粗俗得多,没想到过了三个月,随着这个词汇的广泛使用,起初最粗俗的解释被替代了。

  但我却很喜欢那个之前的粗俗解释,此刻,我凭记忆复述一下: 屌丝由来, 屌,指雄性动物生殖器, 屌丝,即阴毛,意指当屌进入异性生殖器时,而阴毛只能在外面望洋兴叹,进而指代当“高富帅”和女神欢好,而屌丝男只能在旁兴叹。

  这,可谓对屌丝最活灵活现的解释。
  这世界上,“高富帅”是少数,屌丝是多数。
  高,175以上为高,在男性中,这个身高的比例,大约25%。
  富,不好定确切标准,但在群体中,估计最多20%的人算富吧。
  帅,同理,也算20%吧。
  而要同时达到高、富、帅三项指标,或者仅仅是其中两样,则比例自然进一步大大缩小,或许连5%都不足。
  因此,毫无疑问,绝大多数人,是屌丝,包括我。

  不同的屌丝,是有不同的行为方式的。
  有的屌丝,比较有自知之明,比较懂得去按自己的实力做相应的事情,甚至愿意逆来顺受。
  但也有的屌丝,则充满叛逆和狼性,拒绝妥协,永远不甘当高富帅的附庸。
  其实,很难说哪种屌丝会更幸福。前一种至少一生平安,后一种则往往命途多舛。
  一个叛逆的屌丝,要走过千山万水,才知道,原来宿命是很难改变的……但是,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依然会选择做叛逆的屌丝。
  ——因为,我天生是狼!
  在那个夜晚,离开S,我随手将那纸条撕掉,丢在灌木丛里,月光纤细,纸屑的碎片如同葬礼上的白色小花。
  那之后,我和S渐渐无来往,而范安与S,还没开始,也就结束。

  只是我没想到,高富帅的魅力是如此强大,不久后,范安和王健蕾居然好了。
  我想,也许他们是茫茫人海中互相吸引的磁石;
  我又想,当一个人在某方面强大到某中程度,几乎就难以受到损伤。例如范安,你也许可以阻挡得了A,但你无法阻挡B,只要他真的是一块磁铁,他必然吸引来异性,这是一种无可抵挡的力量。
  而这,也恰是屌丝的悲哀。


  
  屌丝的悲哀
#33
发表于 2012-07-31 10:11:55 | 只看该作者
  20
  屌丝中的叛逆者

  这刺激了我,于是我决定,本屌丝也要大刀阔斧追女生了!
  关于追女人,大部分屌丝会选择自己配得上的平常女子,但有少数叛逆的屌丝,例如我,偏偏喜欢追美女。
  人们常说,美女,是为高富帅准备的,或者,至少是为富贵准备的。
  但我不信。

  我的一生,都在非常顽强地追求美女,
  确实也拥有过好几个美女,我的历任女友不乏漂亮的,2003年11月,我带了当时的女朋友Y参加成都文人R举办的聚会,R一个劲冲我眨眼睛,过后悄声说,“这个美女,你怕是服不住哦。”
  他在这方面眼光很毒,果然如此,两个月后,那美女Y主动跟我说分手。她是当时川师一个二级学院的老师,我们在教师上岗培训时认识。

  我很迷恋Y的肉体。
  最后一次和Y做爱,是在深夜,她已经不太愿意,但我说:“最后一次。”于是Y答应了。我压在她身上,发现她寝室里的梳妆台连着一面大镜子,于是我下去,将梳妆台搬动一个角度,对着床。
  而后,我们再次重叠,我让Y看镜子中的自己。我们把灯熄了,却把窗户大打开,将敞亮的月光迎接进来,月光下的镜子里,我们的身体无比皎洁,仿佛连缺点都变成了优点。
  我们像看A片一样做着爱,A片主角则是我们自己。我们在片中感染了自己,Y水流成河。做完后,我感觉她欲望被打开,不想我走。可是,我竟天真地想,我这时走了,说不定过几天她会想我,于是就可以继续长期下去。
  但是没有,女人其实远比男人决绝。早知如此,还不如那个夜晚做个淋漓尽至。

  我反反复复地会失去美女,但我又总是锲而不舍地追求新的美女。
  我总是在相似的河流里倒下。
  多年以后的一天,我偶然读到一篇自然科学论文,里面说到,“多数领地物种中的雌性对没有领地的雄性,甚至根本不作性反应。”
  是的,生物的规律便是如此,雌性天然地会去选择有领地的雄性,而作为雄性,理所当然必须终其一生,为领地奋斗。
  这就是物种繁衍的秘密啊。当我信了这些的时候,我已经三十八岁——最美好的年华已经消逝。
  我这一生,就是太浪漫了,我没有领地意识,所以我总是在自己每一次比较顺利时,突然令人意外地转身离开,去寻找一个新的区域发展。
  我太爱流浪,我以为,流浪中才会有爱情,殊不料,流浪来流浪去,任你天赋再好,也难有自己的领地,于是,你的爱情缺乏一个坚实的基础。即便你时不时地拥有美女,却难长久。

  然而这一切的源头,或许始于王健蕾,或许始于S,又或许真正的开始是J,我的初恋女友。
  阿甘正传里说,人生就像吃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会出现什么样的味道。
  这如同我其实从来不曾想到,我的第一个女人,会是J。
  按说,J和S不同,并非属于身材性感型。J很清丽,很高,但很瘦,168的身高却只有90斤。和我长期在内心期许的翘屁股肥奶子女人迥然不同。
  上天会把怎样的一颗巧克力给你,你怎么可能事先知晓?

  1993年10月,我在迎新晚会上认识J,她是法律系93级的新生。也是整个93级最漂亮的女生之一。
  我们好了整整8年。8年里,我从无外遇。
  事后,我很懊悔,如果那漫长的8年,我不是和J一直好着,也许我能多体验10个女人,那是多么美好的愿景啊。

  8年过后的2001年7月,我终究还是与J分开。这件事情深刻地影响着我对世界的认识。反复地,我思考过破裂的原因,每次思考的结论都有所不同,于是每次写一部不同的小说来回忆,分别就成了我出版的两本小说《秦盈》和《曼陀罗》。
  而今天,我重新分析原因,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根源,那就是,这个世界里,美女并非是为屌丝准备的,屌丝占据美女资源,不符合自然规律,或迟或早,会被修正。
  少数未被修正的,要么,是屌丝鲤鱼跳龙门,转变成了富贵;要么,是美女色衰之前一直未醒悟,而色衰之后也就只好认命了。
  当然,你也可以说,这观点是偏见。


  
  Y的外貌与之近似
#34
发表于 2012-07-31 10:15:58 | 只看该作者
  冷冬拜访,支持佳作!
#35
发表于 2012-07-31 10:28:54 | 只看该作者
  21
  妒忌

  我仔细思考过,为什么屌丝占据美女资源,不符合自然规律,或迟或早,会被修正。
  原因或许在于:美女,是一种稀缺资源。例如说,100个女人里,有10个是美女,那么,你占有了其中之一,就意味着其他男人失去了10分之一的机会。
  于是,其他男人必然地想取代你的位置。

  我观察身边,凡老婆漂亮的男人,往往少有朋友——既因别的男人妒忌,也因他对其他男人戒备。于是,朋友自然就少了。
  男人这种动物,价值观不同,导致妒忌的方向也不同。例如,有人妒忌别人更帅,有人妒忌别人有钱,有人妒忌别人有才,有人妒忌别人有权……但是,无论妒忌的方向如何千差万别,只要他不是同性恋,他多多少少,总会妒忌别的男人占有漂亮性感的女人。
  这是生物繁衍的本性所决定的。

  说到这里,我想起范美忠。
  2004年之前,我们很熟,经常周末聚在一起。
  范美忠是个怪才,颇为有意思,我从没妒忌过他,因为我内心一直认为,我比他有才一点点。
  即便在2008年512地震后,他暴得大名,我也从没妒忌过他。
  但有一天,在王怡那里,我偶然得知,范美忠曾经在天涯网恋过一个美女。
  我大吃一惊,因为,直到我2005年放弃文学之前,我在天涯网站,比范美忠要知名许多,而且我活跃于多个美女颇多的论坛,而他只主要在闲闲书话这样一个相对冷清的论坛活动。

  可是,实不相瞒,我即便在天涯网2002年到2004年自己最火的阶段,竟然没网到过哪怕一个美女粉丝!反而是不吭不哈的范美忠,居然能和美丽女网友相恋,我诧异之极!当然,范美忠并无道德之虞,他那时也是单身,我不是从道德层面质疑什么。
  当网络写手那时,我成天亢奋地发帖,确实没时间和女网友闲聊,而且我认为若传自己诱骗女粉丝,是巨大污点。当然,若通过网络和并非自己粉丝的女网友彼此愉悦,则我又是认同的,2005年之后,我完全放弃自己网络写手的角色,用临时网名与几个陌生女网友从线上走到线下,有时还发生性行为。都是寂寞的男女,只要双方自愿,没有强迫,我认为可以接受。

  记得当时,我怀疑地问王怡:“怕是范美忠吹的吧?我不信。”
  王怡:“人家都来成都了,当时你没在,所以我没喊你一起见面,女孩子特意到成都来见了范美忠呢,又标致,又有学问!大才女兼大美女”
  “啊呀,那你把她网名告诉我嘛,我上往去悄悄看看她到底啥样。”我很难得地央求王怡。
  王怡不答应,怕我大嘴巴生事。
  (以上均为真实,本人未捏造事实,无任何诬陷成分,特此申明。)

  此事情,应该说,令我对范美忠刮目相看,同时,我内心深处,对他隐约有几分妒忌。
  可见,美丽女人,是所有男人的焦点,僧多粥少,一个男人娶了美女,必然面对无数出现或潜在的竞争者,因此,哪怕这个男人能力很强,是高富帅,都依然有防不胜防的时候,例如网络上暴出的“铜须门”,该女子的老公各方面不错,对他也很好,但依然红杏出墙。既然如此,何况是防备能力必然就低下一些的屌丝男,自然更是疲于应付。

  所以,屌丝男拥有美女的隐患,并非美女“品性差”导致,其实许多美女并不见得品性差。而是,雄性动物之间的竞争激烈而残忍,并且源源不断,树欲静而风不止,没有金刚钻,就别拦瓷器活,遗憾的是我明白这点,却已经事过经年,心内成灰。


  
  雄性动物之间的竞争激烈而残忍
#36
发表于 2012-07-31 10:31:38 | 只看该作者
  读着别人的人生,仿佛看到另一个我们自己,可以使我们真切体验到自己没机会体验过的人生!
  -------------------------------
  说到我的心坎里,写的真好!!
#37
发表于 2012-07-31 10:49:23 | 只看该作者

  22
  初恋

  1993年10月,我认识J,并用两个星期的时间追上了她。
  在那三个星期之初,我采取了一个很可笑也很古典的方法:写小说给她看。
  千真万确,如今我觉得这太荒诞了,但在19年前,真的就发生了。J问我,有什么爱好,我不愿意只说自己喜欢读小说,那显得不够“屌”,我说:我喜欢写小说。

  也是在后来,我才发现,实际上我以前几次暗恋,也是采取写小说的方法,例如对那初三女生,又如对王健蕾,都是如此。只不过,以前都胆小,未敢露出真容,而且以前也全都无功而返。
  此外,之所以这么做,也因为这是成本最低的方式。

  雄性动物求偶,有一种鸟,要捕好吃的虫子给雌鸟,才得以靠近,即便不给“好处”,连雄孔雀都知道开个屏,展示一下自己,那么,人类又如何能例外?
  只是,我既不擅长打篮球网球乃至各种球类,也无文娱天赋,连模仿秀也参与不了,那么,我其实在当时,也惟有写文章给她看这一招了。

  那时,我读完了方方的《风景》,非常喜欢。
  内心,一直也想写一写我的家庭。
  实际上,我有两个姐姐,其中一个在她12岁时夭折,此外,我并无其他兄弟。但在小说中,我模仿《风景》,虚构出好几个兄弟姐妹,以便可以有更丰富的线索讲故事。

  那时,在J面前,我装作多年来就一直在写小说的样子,模拟那种“巴黎流浪无名青年作家”的范儿,可事实是,那时我的创作经验很少。那是我大学里写的第2篇小说,我每天写3000来字,用信签纸工整地撰写着,给J看。
  如今想来,非常像我后来所习惯的在网络上边写边连载。只不过,那时我只有一个读者:J。

  而J呢,在我们后来相处的8年里,我确信,她是一个完全对文学无丝毫兴趣的女孩子。但在1993年10月,作为一名大一的新生,她显得非常乐意看我的稿子。
  就那样,看了10天,小说写完了3万字,完稿,我给它取名《铁路》。因为我家就是铁路上的,我讲述的是自己以及想象中兄弟姐妹的童年、少年、青年阶段。

  完稿后没几天,我和J有了一次两个人的出游。我们背着行囊,像来自千里之外的远方的客人,去的却只是距成都二十余公里的“新都”乡间。宋朝礼告诉我,在新都大件路的“12公桩”,有个擅长“化水”——通过一个碗里的水,查看别人的命运——的“神婆”。
  我们决定去那里看看自己的未来,于是在一个周六出发了。我们的打扮怪异而新潮,那时我还是桀傲不驯的年龄,因为自学过一段时间的油画,牛仔裤上有着东一块、西一块的油彩,J笑我是故意弄上去的,其实不是,画过油画的人都知道,稍不注意,衣服裤子上就会粘上颜料,免不了的。不过,膝盖部位的那个破洞确实是我故意割的,但我死活不承认,我说是一次旅行时被荆棘划破的。

  而J则的确是那种很会打扮的女孩儿,而且看起来比我成熟,一点不像大一的新生,后来我们正式谈恋爱,不少人都说,你怎么找了个比你大的作女朋友,其实她比我小一岁。话说回来,在那次新都乡间的旅程里,她还不是我的女友。因为走错了路,我们返城的时候,天已经快黑,路过一户农家,他们正好在放烟花,是那种逢年过节常见的一根棍子般可以射出简单花样的普通烟花。那时还没有禁燃爆竹,无论城乡,遇到红白喜事常放些烟火,记忆中,那年烟花特别多,我迄今也不知道那户农家为什么会放烟花,但我记得那些转瞬即逝的花儿很美。

  回到学校,已经十点过了,我们都舍不得就这么分开,于是在川大荷花池旁“物理馆”外那片大树林里一起坐着,不知道在一种什么力量的推动下,我第一次大着胆子,搂住了J,她没有拒绝,于是,过了一会儿,我将手从J的上衣里伸了进去,我够着的首先是女孩儿细嫩的肌肤,而后是胸罩,我感到J犹豫地微微晃动了一下,但还是没有拒绝。
  我既有几分激动,又有几分紧张,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将手指探进胸罩里面,这时候,令我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在高高的胸罩后面,竟然空空荡荡,虽然之前从没接触过女性的乳房,但毕竟看了很多相关知识,我立即明白J是平胸。
  但是,我却一点也没有看轻J,反而涌起了无限的爱怜,我突然感到,这世上,在每个似乎完美无缺的东西后面,都可能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缺憾啊,而每一个似乎坚强的东西,都可能有着隐秘的脆弱,都可能需要呵护,需要温情。
  想到这些,我觉得自己心变柔软,无比怜惜,我把脸隔着上衣轻轻贴在J胸前,用额头轻轻地抵着她的脖子下面,真挚而缠绵,于是,从此我们走到一起,可能双方都每没料到,这一程,竟然是八年。


  
  J的长相近似图中前面四个人中,左起第2人
#38
发表于 2012-07-31 10:52:32 | 只看该作者
  23
  第一次投稿

  当我写完《铁路》之后,我自我感觉写得还不错,于是,我重新抄录一份,邮寄给当时国内一家著名文学期刊。那是我第一次给正规的文学期刊投稿。
  我后来才听说,在中国投稿,是有阶梯的:你得先在省一级刊物发表,而后再到国家级,最后才有较大希望在“四大名旦”——那时最著名的四家文学期刊——上发表。可我压根不知道,我直接就给最好的之一,投了过去。
  那时,稿子通常是不退的,3个月若无回音,表示不能发表。我焦急地等了三个月,没有任何音讯。现在想来,真的很傻很天真,我一个小小的大学生,在无数的自然来稿中,被注意到的可能几乎为零。
  可我那时,心里是委屈的,我想,我读了那么多那么多的期刊,我写的这篇,水平并不比它们差,怎么就发表不了呢?我不服气,于是,我再次抄写了一份,又顽固地给上次邮寄的同一家期刊投过去。
  结果,三个月过去,再次无任何回音。

  在1993年,电脑还很不普及,打印一份3万字的小说稿,要花不少钱,直接复印手写稿,则又担心让编辑觉得投稿者心不诚,所以,我都采取的是手工抄写一遍。
  手抄三万字,是很累的,手指的接触钢笔的那个部位都磨脱皮了,所以,当第二次又无音信之后,我实在不想再抄一遍,而且有点怒了,决定不再将它投稿。它,成了真正的抽屉文学。

  直到2001年,我再次将《铁路》投稿,这次,是用电脑打印了,可以复印多份,我几乎没做任何修改,却顺利地发表在《青年文学》上,并且那时的《青年文学》主编李师东,还对我的《铁路》大加赞赏。
  所以,我有时候觉得,中国的期刊,是很无厘头的,同样一个稿子,我1993年投稿不中,2001年投稿却获好评,这说明,不同编辑之间的欣赏趣味差异很大,而作者,实际上难以一个个地去揣摩不同编辑的趣味,这就是传统文学体系里最大的麻烦:作者的自我推荐成本太高。
  而网络不同,作者将稿子发到网络上,一是直接可以面对受众,跳过了编辑这一关,二是可以同时面对许多编辑,降低自我推荐成本。

  话说我1993年两次将自己珍爱的《铁路》投稿都毫无回音,我也就兴趣大减,懒得再写了。学生会里杂事很多,我那年,刚刚滋长出的文学创作小火苗,就又自动熄灭了。
#39
发表于 2012-07-31 10:55:58 | 只看该作者
  24
  葫芦娃

  但是,那时我却丝毫没为这个文学上的挫折而在意,因为,我的心里洋溢着爱情。
  在很长时间里,文学,一直是我一种很淳朴的喜爱,我并没抱着非要靠它来赢取世界的念头——尤其没想过,要靠它,来拥有自己的“领地”。
  当时,我因为喜欢体验小说世界里不同的人生旅程,而爱读小说,读多了,偶尔会想表达,于是自己写一下,但也就止于此。

  而且,作为一个毕竟不是学文学专业的大学生,我并未接受过文学方面的理论体系教育,自己在阅读中,也并未有意识地去读世界名著,原因是,很长时间里,我都并没想过此生要走文学的道路。我完全不像“80后作家”里的韩寒和郭敬明,能在那么年轻——20出头,就清楚了自己以文学为业。
  实际上,直到27岁之前,我都以为我未来会是一个律师(虽然不喜欢法律专业,但被电视里律师形象鼓惑,还是乐意当律师的),或者是个外企管理人员(那时我特羡慕外企的白领),乃至做生意,当老板……总之,我为未来幻想过无数场景,但从没想过若干年后,例如今天,我会一整天枯坐桌前,码字不息。

  而且在1993年,初尝爱情的美酒,我是多么沉醉啊。
  上天在我19岁的时候,慷慨地给了我一个美丽的姑娘。我的幸福铺天盖地,无边无际。
  那时,晚上我和J经常一起上晚自习,有一次,我故意在草稿纸上写满她的名字,然后装做去上厕所。我想,我离开的那一阵子,她肯定会看我的草稿纸,然后便会以为我在走神,在满脑子想着她,我猜她会感动。等我回来,她果然看了,并很不相信地看着我笑,说,这是你的诡计吧。
  我说,才不是呢。
  她半信半疑,但依然被感动了。

  因为我清楚那其实只是一个小花招,所以那件小事长期都未曾感动我自己。但是,直到多年以后,我才终于发现,那样的花招是多么让我珍惜,因为我再也没有搞那种诡计的心力了。即便再喜欢一个女子,也绝对没有费那些心思的兴致——
  有些东西只能经历一次,相同的花招,一次之后,你就懒得再玩,或者即便再玩,也没有了最初的激情。

  那时,我和J一起时常到川大外面的共和路吃饭,我们喜欢去一家叫做“望协饭店”的小馆子去吃。有一次,我同班同学李升对我说:“我发现你对你女朋友真好。”
  “为什么呢?”我问。
  “因为几次见你们吃饭,你都是先坐一下凳子,坐干净后,再让她坐。”
  而我,竟然真的自己没注意这些,我只是,确实愿意对她好。

  爱,真的是需要互动的,双方不断地付出,才会越来越深。从这个角度讲,单方面的爱没有互动,深度有限。
  说到这里插一句,许多质量不高的小说,往往刻意描写强烈而畸形的单恋,以为那样就可以将感情描写的深度推到极致,并满足读者的猎奇心理。但其实,生活中的爱情,大多是需要互动。是否能把生活里的情感真实地反射出来,不过分夸张,是区分好小说与差小说的关键点之一。
  或者说,小说好不好,不是看你写什么,而是看你怎么写。即便写最庸俗的事,也可以是好小说;即便写最高雅的事,也可以是差小说。

  对于J,我在自己的多篇小说里,着实是回忆得太多,这次,不愿再写她太详细,我想用一封读书时代写给她的信,作为这一章的结束:

  心肝乖乖宝贝:

  今天是开学前第二天,特别特别想你,明天你就要到了,这封信,也就不必寄了,当面交给你,当作迎接你的礼物。
  亲爱的,这封信肯定肉麻得要命,可是,没办法,太想你了。如果这时候你就在我身边该多好啊,我一定怎么都不惹你生气,温柔地吻你,搂着你细细的腰,痒你,那是怎样的幸福。
  你看,这些字写的很不工整,主要因为心思全飞到你那里去了,以至于没有心情注意字好看不好看了,另外,因为这笔不太好写,就是你送我的那支笔,那支定情的笔。平时,总是舍不得用,现在拿来用,是因为给你写信,给你。
  那天,给你打了电话,可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自己掏钱打长途电话啊,长途太贵,以前从来不打,都是父母打给我。不过,我不喜欢电话里的你,你在电话里总是特别理智,没有热情,我不要没有热情的声音。这封信写到这里,我突然想祈祷,祈祷我们永远像在东湖相拥而行时,贴近,贴近,贴近,永不分开。
  对了,开学后我打算买一个随身CD机,不过没买,我要等你来了之后一起作决定。
  前几天我便提前返回川大,主要就是等你。一想着有你,我心里就充满信心,我要做一个让你因我而自豪的人,我订了个学习计划,上午学英语,下午学计算机,我一定会向全世界证明,你选择我没有错!
  盼你,望眼欲穿……吻你!
  你的葫芦娃

  “葫芦娃”,又叫“蘑菇头”,是J给我取的两个人之间的外号。J对我说:“你的头发,正好搭着半个脑袋,像个蘑菇,还像我小时候看的动画片葫芦娃。你觉得哪个名字更贴切?”说着她就咯咯地笑起来。
  我跟着一起笑了起来,我说,这两个名字都好。
  那时候是黄昏,J说,葫芦娃,我真的很爱很爱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便捷生活论坛

© 2017-2018 hs8866.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