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忏悔之书》:我的屌丝路

雷立刚 发表于 2012-07-30 22:25:00 | 只看该作者
406 17078
#10
发表于 2012-07-30 23:27:12 | 只看该作者

  6
  一个梦


  我也听说过这么一种说法——
  他们说: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对自己有着一些不切实际的梦想,只不过,多数人一旦到了三十多四十岁,在现实的映照下,梦自然都会醒。
  他们还说,如果年近四十,依然还在做梦,那就是生命的悲剧。

  然而,我觉得恰恰相反:
  是的,我们大多数人,在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阶段,大多都曾有各自的一个梦;
  是的,残酷的现实,终究会让我们多数人的梦想如同残花败柳,任命运雨打风吹去……
  但是,这不更说明,当多数人向现实屈服,放弃了做梦的能力之后,某些人,或某个人,却依然还能坚持着他或者她的那个梦,是多么可贵?

  这不正说明了大浪淘沙,总是少数人坚持到最后吗?
  所以,我为自己在38岁,血仍未冷,依然有着一个不合时宜的“文学梦”,而无比自豪。

  难道说,生活残酷,在现实世界里我们一再不得不低下我们骄傲的头颅,以求换来稍好的生存待遇,我们就连灵魂里的骄傲也得折价卖给现实,随即灰飞烟灭吗?
  现实,可以折磨我,可以打击我,可以损伤我,但哪怕再不堪的人生境遇,也浇灭不了我内心狂野的张扬,也破碎不了我心深处的那一个梦。



  
  现实,可以折磨我,可以打击我,可以损伤我,但哪怕再不堪的人生境遇,也浇灭不了我内心狂野的张扬,也破碎不了我心深处的那一个梦
#11
发表于 2012-07-30 23:33:54 | 只看该作者
  记得有次看杂志上张艺谋说,他刚拍戏那会作家比导演有名,找个名家名作的好剧本就能拍出好电影。细想中国电影三十多年来,其中优秀之作拿部不是出自好的小说改编,至少张艺谋是用先锋文学的莫言苏童余华的小说奠定自己初期的影坛地位,还有包括王朔对电影作出的卓越贡献,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差不多是最好的国产片了。反过来看今天,大家都在骂烂片太多了,在映像技术日趋完善的情况下频频出烂片,说明剧本真的不是一般的烂。没有好的文学那有好的剧本。
  
#12
发表于 2012-07-30 23:34:25 | 只看该作者
  7
  爱

  我的文学梦从我7岁开始。
  那时,刚读小学一年级,我连汉字也不认识几个,就用拼音夹杂着不多的文字,写了一篇作文,写的原因是有一天我逞能,去单杠上踩来踩去,结果摔了下来,我怕母亲打我,于是写了一篇文章讲述经过。
  我们的班主任很惊奇,觉得一年级的孩子居然能写作文,有点不简单,于是将那篇夹杂着拼音的作文送去参加我们小学的作文比赛,居然得了个奖。

  那以后,我就很喜欢写作文了。我父亲虽然是铁路上搞土木的,但他很爱看三国、水浒等“老书”,每当他回来探亲,就会给我讲三国、水浒里的故事。
  那时我还喜欢听广播里的评书《岳飞传》,总之,就是在那贫乏的知识环境中,我连自己也没意识到,便深深地爱上了文学。

  我爱文学还因为我从小就敏感多情,在读小学一年级时,便情窦初开,喜欢上同班一个漂亮女生。
  一次,老师抽我起来答问,我答不上来,当时内心最难过的并非其他,而是在我暗恋的小女生面前丢脸了。
  一年级刚结束,母亲终于正式调动到父亲所在的铁路单位上去了,我们全家从此离开了湖南。记忆中,那时家里几乎没什么象样的家具,一个拖拉机,就将全部家当运去了火车站。
  在我离开小镇时,恰好遇到了暗恋的那个小女生,我多么想上前对她说点什么,却害羞地躲在树后不让她看见我。
  这一生,我陆陆续续喜欢过很多女性,她是第一个。只不过那时,我的性还没有觉醒。

  成年之后,我发现,爱与性,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而记录那种真切的爱与性的感受,则是我进行文学创作的最大动力。


  
  爱与性,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
#13
发表于 2012-07-30 23:41:16 | 只看该作者
  8
  流浪

  小学二年级起,我和母亲、姐姐,来到了父亲的铁路单位。
  修铁路的工程单位,是流动的,平均每一年修完一段铁路,然后搬迁。我们仿佛现代社会的游牧民族,在广阔的地域间流浪。所以,我经常转学,如果把老家一年级读书的学校也算上,我的小学,念了大约五个。
  请允许我略有点得意地指出一个事实:无论我转学到哪个学校哪个班,无论那个班原先的语文成绩最好的孩子有多牛,只要我去了,我就一定是那个班语文成绩最好的一个,尤其作文,我的作文从小被当作班里的范文,无论那个语文老师喜欢不喜欢我。

  其实,转学多了是有很多缺点的:几乎每次稍微和同学们混熟了,却又搬迁了,我不得不重新去熟悉一个新的集体。
  而小孩们总是排外的,每当换个学校,我不得不努力着重新融入一个班级,这让我越来越疲惫,所以我干脆不去努力融入了。我渐渐像个局外人一样,成了每个集体的旁观者。这对我成年后的性格影响至深,使我的心灵,仿佛永远在漂泊。

  成年后,我变成了一头习惯孤单的流浪狮子——当然,你要说是流浪犬也行,无所谓。我在任何一个单位里都没有归属感,所以最后,我还是选择了当一个自由职业者。
  我很庆幸,如今这年头自由职业者很多了,不用藏着掖着,可以大大方方地说:咱是自由职业。
  我心里知道,这是时代对我的馈赠。
  我对这个生活方式很自由的时代,充满了感恩。

  至于政治上自由与否,其实我一点也不在意,政治属于政客,喊着冠冕堂皇口号的反对派,一旦上台,和他们原先反对的人其实差异不大,这是人性的本质决定的。而民众,无论谁在台上,都只是垫脚石。
  所以,让他们玩政治去吧,我不在乎。甚至,我一直觉得,那些动辄打着道德旗帜、高呼着为正义、民主、自由……等美好词汇而奋斗的人,大多形迹可疑。我是骨子里的怀疑主义者,我不仅不相信当权派,甚至也不相信在野派,我不仅不相信东方,也不相信西方。
  所以,我两头不靠,注定了无所依凭。
  可是,我不在乎!
  我不需要靠你们,我只是看着你们,站在你们斜对面的角度。
  在我眼里,你们的高尚和你们的卑鄙同样平淡如水。


  
  我的心灵总在人群里流浪
#14
发表于 2012-07-30 23:42:59 | 只看该作者
  @令狐小草 2012-07-30 23:20:54
  爱看书有十来年了,谈不上博览,多少好坏还是看了许多。从中国文学来说,七十年代出生的作家算是中国最后的意义上真正从事文学的人。到了所谓的八零九零,赤裸裸的功利色彩已经把文学粉饰的如同霓虹灯里的胭脂女人,文学已死。

  -----------------------------
  我想这与应试教育愈演愈烈与大学教学质量严重下滑有着很大的关系,,八十年代的大学环境最好,从九十年代越往后走越不行了
#15
发表于 2012-07-30 23:50:51 | 只看该作者
  9
  别丢弃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对我影响很大的语文老师。
  那时,我转学到广西钦州市小董镇中心小学,教语文的L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他是一名北师大中文系毕业的高材生,不知道为什么,会到那个乡镇小学当了一名教师。
  有一次,他让我门写一篇作文,我写得很长,大约有五六千字,已经近似于一个小说了,并且收集了当地一些民歌,放在里面。
  当时,父母单位的活动板房,驻扎在小董镇外四公里的“大崇岭”脚下,我写的那篇作文,以“大崇岭”为主线,写得颇带传奇色彩。
  L老师看后,很震惊。我现在都记得他当时的惊讶,一再问我,是你自己独立写的吗?有人单独教过你吗?
  那之后,又陆续写了几篇作文,L老师开始因材施教,要我不再和其他同学写一样的作文了,让我自由地写,写好了他就批改。
  半年后,父母单位又得搬了,我们搬去海滨城市钦州。临走前,L老师对我说,你有很好的文学天赋,一定要好好珍惜,别丢弃。
  他的这句话,给了我很大的触动,时隔多年,我无数次想要放弃文学之路,但终究还是舍不得——我并无其他长技,这是我向世界证明自己存在过的唯一方法。

  其实,在我进入初中之前,能接触到的文学作品并不太多。
  我父母虽然都算是知识分子,但他俩都并非文学爱好者,家里文学书籍很少。印象中最深刻的,伴随我小学阶段的小说,是刘心武的短篇小说集《到远方去发信》。
  我都不知道那本书怎么会在我家里,因为没什么其他小说,所以,在1985年我读初中,去学校寄宿之前,我在家读的遍数最多的,就是那本书,可以说,几乎把那本书都翻掉皮了。
  里面有个短篇,叫《银淀观山》,过了二十多年,我不知道这篇小说的名字是否记忆准确,但大致应该如此,我其实已经不记得这个小说的内容,但我记得自己当时很喜欢《银淀观山》,这是非常深刻的一个童年印象。
  刘心武的短篇小说集《到远方去发信》里,所有作品都植根现实生活,这无形中影响到我的一个文学倾向:用文学去展示现实生活。


  
  别丢弃自己所爱的
#16
发表于 2012-07-30 23:53:17 | 只看该作者
  年初在成都的时候很想来拜访你,却不知道怎么可以找到你,可能也只是想,并不是迫切的。你的作品我应该全部看过吧,是除了鲁迅和马尔克斯外我看我全部作品的第三位作家,呵呵,是不是把你拔高了。零七年我还在上高中时在租书店里看了那部“谋杀“小说集,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大概是震惊,而令我记忆尤新的是书里夹了好大一坨已经风干的鼻屎,我猜测在我之前有人也曾细读过这本书。那是一家主打网络小说的书店,修仙网游之类占据了百分之九十的面积,只有最里间的“色情专区“旁有一摞蒙上灰尘的严肃文学,你的书就是在里面找到的。
  
#17
发表于 2012-07-30 23:55:24 | 只看该作者
  @令狐小草 2012-07-30 23:53:17
  年初在成都的时候很想来拜访你,却不知道怎么可以找到你,可能也只是想,并不是迫切的。你的作品我应该全部看过吧,是除了鲁迅和马尔克斯外我看我全部作品的第三位作家,呵呵,是不是把你拔高了。零七年我还在上高中时在租书店里看了那部“谋杀“小说集,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大概是震惊,而令我记忆尤新的是书里夹了好大一坨已经风干的鼻屎,我猜测在我之前有人也曾细读过这本书。那是一家主打网络小说的书店,修仙网游之类占.....
  -----------------------------

  连续发贴,弄得我眼睛有些昏花,无意中看到你这个跟帖,说实话,一瞬间我感动得铺天盖地.
#18
发表于 2012-07-31 00:00:14 | 只看该作者
  去年回去,哪家租书店已经不在,后悔当初那本书该不还的。之后的作品全部是在网上看的,经常用手机读到深夜,没办法,书店里从来没有见过有你的书卖。说到这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希望有机会能在书店的书架上买本你的书吧。
  
#19
发表于 2012-07-31 00:06:56 | 只看该作者
  10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我的初中是在钦州市二中读的。
  二中是钦州市的重点中学,同学们都非常努力刻苦。我读初一和初二时,无论文科理科,成绩都很好,总分经常是班里前三名。
  但是,初三那年起,我开始严重偏科,对化学和物理兴趣下降。在初三最紧张的时候,我却经常溜到学校阅览室,看文学杂志。

  大约1986年或1987年,我在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二中念初二或者初三。一个下午,在学校简陋的阅览室,我偶然看到一本期刊《啄木鸟》,里面的一篇小说,极深地打动了我。作为一个正处于青春期初级阶段的多愁善感的少年,我肯定流下了热泪——多年后的今天,我仍然乐意于做这样推测--虽然,我其实已经记不得我当时是否真的落泪了。
  但我清晰地记得那篇小说的名字:《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我还清晰地记住了那个故事,我记得,那个故事有一种内在的令人心碎的美。它给我的震撼,实在太强烈了,甚至改变了我所向往的成年后的自己——
  小时候,我希望自己长大是英雄,但《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之后,我实在太喜欢里面那个在当时看来有点堕落的男主人公,我多么渴望自己长大后也那样——有点坏,有点屌,有很多女人爱,尤其有美女爱。

  同时,我还记住了作者“王朔”的名字,那以后,我开始有意无意地找王朔的东西来看,断断续续看完了他散见于各大期刊的小说。它们给了我价值观上很大的冲击。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便捷生活论坛

© 2017-2018 hs8866.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