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这城市饮鸩止渴——销售十年那些事

o秦时月o 发表于 2016-02-12 22:21:00 | 只看该作者
11544 1272922
  全文简介
  李强不择手段从乡镇工厂升迁到集团销售部后,遭受同事排挤,上司把人当狗使,面对的客户一个比一个刁钻。当他一步一步往上爬,却发现自己变得连自己都认不出来了,在钱色的诱惑下,他把背影留给了爱人,把背叛送给了友情,他赚到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金额,却早已失去了落魄不得意时对这个世界的憧憬……当他所有的希望都化为灰烬时,仰起头才发现,有些河,没有岸的!他能否遇上摆渡人把他从欲河捞出?
  钱色看似美好,实则穿肠毒药,有多少人在这座城市饮鸩止渴?

  第一章(一)
  2014年浮城的秋天,天光寂寥,黄叶挂枝,一切都显得无精打彩,这死气沉沉的空气像是垂死老人表面潮湿、里面却干燥的皮肤。这座城市树多,鸟也多,尤其是乌鸦。三两成群的乌鸦盘旋在城市上空,哑哑的叫着,像是悲鸣的秋风,听着很不舒服。也许是长期以来受民俗文化心理的影响,韦大头早上出门,若第一眼看到喜鹊,笑得一脸的褶子,分分钟夹死蚊子;若第一耳听到乌鸦叫唤,那黑丧着的脸,仿佛被太阳操过。不知道韦大头在今天有没有听到乌鸦叫魂,反正他的人生路走到尽头了。月前韦大头死皮赖脸找我要钱时说过,生命不过是一场烟花,上苍已经把我点燃绽放,你现在看到的我,只是灰烬。他说这话的语调哀而不伤,有一种繁华落尽成殇的无奈。他把人生看得太透,活着也挺没劲的,于是今天,我帮助他尘埃落定了。他早就象铁锈一样,什么都锈烂了,活着也是行尸走肉。
  十四楼大约高60米左右,韦大头只用了几秒就走完了下半生。他着地后轰的一声山响,接着弹起了半米高,然后又重重落下,嘴巴和耳朵喷射出鲜血,四肢象刚被宰杀的猪一样微微抽搐了几下。巨大的冲撞力把他的西装裤崩裂得像拖把上的布条,血液的中心处,是一条四肢紧贴地面的“烂肉蛤蟆”。
  “保洁阿姨要骂娘了,一地的血,真恶心!”
  “真他妈诲气,幸好没吃早餐!”
  “跳江不好吗?跳楼会砸死人的!”
  我和绝大多数人一样,冷漠地看着,韦大头死得很惨,整张脸碎裂不成样,鼻子在鼻子下面,下巴完全没了,他来到人世活过,吃过,狂过,疯过,死后照样是一堆烂肉。
  天空密密地布着阴云,那暗淡的光线像是被雾水湿透的玻璃,映入眼里的一切都显得模糊不清,远处传来热闹的商品促销声,但是在我们这边,却好象是在被遗弃的坟墓里。树叶晃动,尘土飞扬,不知从何处漂来一个白色塑料袋在空中浮浮沉沉,仿佛被一根无形的线操纵着;一个被捏扁的可乐空罐忽然受力从台阶滚落,发出桄榔桄榔刺目声响。在滚滚红尘中轮回不息的秋风,吹过一张张面无表情的脸,吹过一幢幢钢筋水泥,吹过一幕幕往事……

  也欢迎大家关注【天涯文学】微信公众号,更多精彩内容,在这里呈现!
  天涯文学社区作者QQ群:450038056,入群需ID和作品验证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沙发
发表于 2016-02-12 22:24:31 | 只看该作者
  第一章(二)
  韦大头是前任销售部经理,他扶我上马又送了一程,差点把我送进鬼门关,我对他的怨愤,并不比感激少。2008年11月,我从工厂升迁到销售部上班的第一天,就深刻体会到,销售部绝对不是一个文雅的地方。一个头秃得像金鱼头的矮逼,正打着电话以小姐拉客的语气哄骗客户,他嘴皮飞舞,说到兴处捂住话筒“哗”的一声往旁边的垃圾筐吐了口果冻般的浓痰;一个脸色发白得像溺死鬼的瘦高个子,语气如春风柔和,但脸上挂着奸笑,他明明是在剜客户的心头肉,但听起来却像是在跟客户道歉,挂了电话还骂客户是傻逼。
  “这城市里只有少数的狼和大多数的羊……”韦大头领着我穿过销售部,进入经理办公室,他边走边说:“但悲哀的是,很多人都以为自己是狼!”
  我不时点头,表明有在认真听。亦步亦趋地根着韦大头进入经理办公室。他的办公窒非常整洁,没有任何一件多余的摆设,所有摆放着的东西都呈现出一条完美的线条。我直觉的认为,这人很苛刻,不好相处。经理办公室正对着市中心,正前方就是地王国际大厦,是商务翘楚之地。它高耸入云,像个高傲的巨人俯视万物,而我只能仰视它。
  韦大头五官不凸出,脑袋大得像是发酵成精的馒头,从侧面看整个脸面较为平坦,从正面看,像挂在墙上的遗照。他那看人的眼神略带寒意,冰刀般直刺而来,我像是进了老虎笼子的猫,紧张地绷着身子。他向我指了指一张后背格外刚硬的扶手椅,我想坐得舒服些好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紧张,可我发现那张椅子只能让人摆出一种姿势,好像受训的学生一般挺起身坐得笔直,乖乖地认真倾听。一个男人挣钱的能力,完全反应在脸上。韦大头的脸找不出皱纹,显得自信又干练——我的面前是个满怀信心的男人,他在销售领域里如鱼得水,跟着他混,有肉吃。
板凳
发表于 2016-02-12 22:27:28 | 只看该作者
  “叩……叩……”的敲门声响,声音轻微且结奏不连贯,显得底气不足,像是犹豫又像是在探寻。
  韦大头应了一声“进”,而不是“请进”。
  进来的是一个长得小巧玲珑的女子,带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淡淡香味,她五官一般,但凑在一起显得非常协调,看着很有喜感,像是长大了的樱桃小丸子。我暗想,如果把她放到拥挤如潮的市中心,就像把一滴水放到大海,再也寻她不见了。她叫黄丽芳,比我早进销售部一个月,当然,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你迟到了!”
  “对不起……二环堵车。”
  “你住得远,交通也越来越堵,可以理解。”韦大头点了点头,“你昨天晚上在办公室熬夜做个人销售计划?”
  她两眼红得像兔子,点头嗯了一声。
  “而且早上闹钟没响,是吗?”
  “那倒……没有。”
  韦大头连环炮般地发问:“也许你住的地方马桶堵塞了,你要请人来疏通;也许你在路上撞倒了人被敲诈,然后你报警……我能找到一千个理由来原谅你,但是,你毕竟迟到了!”
  她像是在桌底下搞小动作被老师当场抓包的小学生那样惶恐不安,“对不起,经理。”
  “我最讨厌别人说对不起,我昨天就对你说明天上班就要销售计划,你当时没有异议,你承诺的事情做不到,让我很怀疑你的诚信!”
  我心里觉得韦大头趁机上纲上线,小题大作,但震慑的效果很好,看她那耸拉着如要垮掉的脸,怕是以后无论如何都不敢上班迟到了。她把销售计划放到桌面后,灰溜溜地掩门出去。
#3
发表于 2016-02-12 22:29:28 | 只看该作者
  韦大头说:“销售部每年要完成的销售总额达几百亿,对整个集团的贡献很大,但工资待遇比那些替领导擦屎兜尿的后勤部门高不了几个仔,所以我们部门的同事心理不平衡,免不了偷偷地搞一把。”我把胸膛拍得“嘭嘭”响,说:“经理放心,这种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他瞪了我一眼说:“你的保证对我来说就像狗屁,一钱不值,做销售不捞,简直比小姐不卖肉还难。我向工厂了解过你的情况,好的方面是工作勤快,会捧领导;坏的方面是据说你这个人色得蛮专一的,除了女领导,没染指过女同事。”他的目光像刀片一样从我头皮掠过去,我心跳加速,额头冒出一层细细的冷汗,果然是坏事传千里,捂都捂不住。他说:“别紧张,在我看来,这是优点,一个男人不色代表着没有上进心,你小子对我胃口,所以能从内部竞争中的十几个人脱颖而出。”后来我才知道,他之所以相中我,更重要的原因是我“李强”的姓名里带了个“木”字,而韦大头八字五行缺木,他那“韦景栋”的名字里就带一个“木”字,被他招聘的员工,要么带木,要么带草,比如说黄丽芳,郭志权,就连他老婆也是杨,“木”能旺他,生命力顽强,岁寒知松柏嘛;而“草”生命力旺盛,春风吹又生,反正他说起来一套一套的,听起来煞有其事。
#4
发表于 2016-02-12 22:34:17 | 只看该作者
  “我相信在此之前,你一定看了‘销售为王’‘点石成金’这类做销售的书籍,我告诉你,没用,那都是忽悠人的,成功的职业经理人根本没有时间写书,他们都很忙!”韦大头接着说:“刚进入销售部的新人,我会送他们一条速成捷径——男的要贱如太监,女的要骚如小姐。你千万别笑,我说真的!”
  我干咳一声,收起笑脸,严阵以待。
  “知道二八理论吗?”
  “知道。”还在大学,老师有教我们这个理论,男同学们私底下深化过,世上80%的美女,被20%的猪拱过,“简单地说,就是社会上20%的人占有80%的社会财富!”
  “集团有80%的销售业务,捏在20%的客户手中,他们的生活就像牲口,每天就是吃和操!”韦大头目光不带任何感情,好像说的话像是吃喝拉撒那样平常,“所以,从某种意义来说,我们销售部的员工和婊子没什么区别,就是陪那20%的客户吃好喝好玩好,专攻他们的下三路,这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过后我才明白,糖业相对来说较为低端,各糖业集团的优势无一不是规模化生产,生产的成本也相差不大,不存在什么性价比高或底的区分,能讨客户的欢心就能拉下单子。但当时我听在耳里,并不赞同,总觉他所言有些偏激,随口说:“这是工作应酬,没办法的事。”
  韦大头说:“每个企业都需要人才,会喝酒应酬的就是一种!”
#5
发表于 2016-02-13 14:09:51 | 只看该作者
  也许是遗传的原因,我酒量还好,又或许遗传出了问题,老李喝白酒像喝水,而我是啤酒得生猛。在乡镇工厂的那两年,没什么娱乐,下班后一帮年轻人经常聚在一起喝酒。我的优点是能喝,缺点是滥喝,七八瓶啤酒入腹,去厕所冲冲马桶一身轻,惹得那帮烂喝仔啧啧艳羡,这狗日的肾太好了!如果是白酒,我也就一瓶多的量。
  “咔”的一声,在我不明所以的目光中,把办公室门反锁的韦大头面无表情拿出两瓶五粮液,摆在桌面上,“刚进入销售部的员工,我都会给他们上一堂职业课,他们能喝多少,我就教多少!”
  “上班时间喝酒……”我见韦大头虎着的脸像头山羊,生生把“不好吧”三个字吞进肚里,硬着头皮提瓶灌了两口,赞好酒。
  韦大头说:“能喝酒对业务来说是很有益处的,几杯酒入肚,原本不熟悉的人交谈就不会隔应。这是有科学依据的,人的神经被酒精麻醉后会有一定程度的松懈,所以这个时候很容易和客户搞好关系。”
  他是对的,几口酒入腹,我原来因为紧张而绷得像弹簧的神经,开始松懈了。既然他要考量我的酒品,那就索性放开喝,像个娘炮扭扭捏捏只会被他看不起。
#6
发表于 2016-02-14 14:10:15 | 只看该作者
  “如果只有酒量没有业务能力,那也不成。喝酒也要分情况,有的客户酒量浅,最好搞定,摸准他的口味来点菜,只需那么几杯就能让业务锦上添花。但有时候身体不舒服,比如说感冒之类的,实话实说,客户也会理解。如果起初推辞,后面又喝,这是大忌,客户会认为你没有信用,哪怕桌上跟你称兄道弟,饭后也只当你是路人甲。”韦大头接着说:“还有,要陪就陪到底,‘羊还在山坡上吃草,放羊的却不知哪儿去了’这种蠢事不能干!”
  我知道这个时候不需要多说什么,默默的喝酒听着就是。
  韦大头问:“如果你老爹有一千万,只能分给你们十兄弟每人一百万。或者说你老爹有十万,给你这个唯一的儿子十万,哪个更重要?”
  我说:“一百万。”
  韦大头问:“难道全部还不如十分之一?”
  我被问住了,沉默。
  “你边喝酒边想。”韦大头说着坐到大斑台,埋头审核黄丽芳的的销售计划。
  一个小时后,韦大头坐到我对面,问我想出什么结果了?我说:“我想了一个小时,还是觉得一百万重要!”
  韦大头冰冷的目光露出一丝喜悦:“你真的想了一个小时?”
  我点头。
  “那种吃不到嘴里的肉,如果你真的想了一个小时,说明你欲望太重!”
  我惭愧。
  “别紧张,欲望重的人,更对我的胃口,因为我也是这样的人!”韦大头像拣到宝贝一样两眼放光看着我,“但无论是一百万还是十万,都不如自己挣来的一万有成就感!”他说着把黄丽芳的个人销售计划递给我,“看看,挑一下刺!”
  我接过,细细看了一遍,“韦经理,这份销售计划足足有三十多页,每个问题都作了详细回答。”
  “别讲这些我看得见的东西,这是在浪费我的时间!”韦大头说:“让你挑她的刺,不是听赞美!”
  我硬着头皮指着一个表格说:“她在表格里列出了这位女客户的爱好,性格,但接洽了两次,没什么效果,我建议换个男同事跟进,同性相斥,异性相吸,自古以来,都是这个规律!”
  “还有吗?”
  我摇头。
#7
发表于 2016-02-15 15:34:45 | 只看该作者
  “黄丽芳心细,但胆小,不怎么敢用钱!”韦大头啧叹一声,“如果单子能拿下,就算活动经费开支,我顶多会提醒她下次注意控制经费,但如果她一分钱不花,我也会批评她,不付出那有回报?公司在乎的不是你花了多少钱,而是你创造了多少效益。有很多新手总是担心花钱,束手束脚,最后业绩一般!”
  “谢谢经理的提点。”
  “正常的活动经费是0.5%,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其一,公司批给你100万的活动经费,但要你完成两个亿的销售额;其二,公司批给你10万的活动经费,但要你完成两千万的销售额。你选那一个?”
  “两个我都不选!”又是100万和10万的选择,但这一次,我毫不犹豫,原因很简单,还没有学会走就想跑的人,肯定摔跤,“有1000块活动经费的那种小单给我选吗?”
  “还算有自知之明。”韦大头笑了笑,“喝了一瓶高度白酒,还能做出理智的选择,不错!当你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吞大单,就从小单吃起,我刚进销售部的第一个月,吃的都是小单,但我一个月内吃了100单,积少成多,进入单月销售前三!看你蛮有潜质的,我现炒现卖,再教你一些。”他打开办公室门,把黄丽芳叫了进来,让她坐到我旁边,黄丽芳见桌上已经空了一瓶酒,斜兜了我一眼,夸张般伸了伸舌,似乎赞我蛮能喝的。
  韦大头指着一个只有10%可能签单的客户,“你打算放弃这个客户?”
  黄丽芳说:“客户油盐不进,我有什么办法?”
  “那是因为你没有摸到他的脉博,没有留意到他的兴趣爱好,以前我做单子时就碰到一个有特殊爱好的男客户,他喜欢收集女性穿过的高跟鞋,于是我投其所好,在网上买了双原味高跟鞋送给他,花费不过几百就拿下500吨的的签单!”韦大头说:“记住,当你自己不抱任何希望了,才能放弃单子!换句话来说,只要你不放弃,任何单子都有可能拿下!”
  韦大头雷厉风行般又指着表格上一个有80%可能签单的客户,问黄丽芳:“是不是他给你发的工资?”黄丽芳睫毛跳动,眨了眨眼,“当然不是!”韦大头说:“那为什么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你按照客户的要求把该做的都做了,干等着客户通知你去签合同?为什么过了三天,也不打个跟单电话?”黄丽芳弱弱地说:“客户……让我等通知。”韦大头说:“我告诉你,客户已经和别的糖业集团签合同了!”黄丽芳撇了撇嘴,似乎想要申辩又不敢。韦大头问:“不信?你马上给客户打个电话,就在这里打!”
  黄丽芳拿出手机,噼里啪啦按键,接通后她嗲着声音说:“赵经理,你好,我是小黄,嗯,对,就是黄丽芳……”很快,黄丽芳的那张快嘴就像机关枪那样卡住了壳,脸色也越来越沉,挂了电话后,整个人像干渴的禾苗,蔫蔫的低着头不语。看来,正如韦大头所料,这个单子飞了。
  “你要记住,销售就是一个牵着客户走的过程,而如果你反被客户牵着走,单子肯定会飞。”韦大头似乎认为说得还不够深刻,又打了个比喻:“就像溜狗,是狗跟着你走,如果你反被狗带着走,它迟早会脱开缰绳跑了!”
  黄丽芳垂着的头更低了,差不多挨到胸脯上了。
  “去,把你手上的单子再好好梳理一遍!”韦大头把销售计划递还黄丽芳,“还有,你每个单子的活动经费,可以再高一个百分点!千万不能有‘钱花了,又拿不下单,不好向公司交待’这种顾虑!欲先取之,必先予之。花了钱,不一定能拿下单子;不花钱,一定拿不下单子!”
  直觉告诉我,黄丽芳一定会成为一个好的销售员,她被韦大头训时可怜得像只没人疼的小猫,训完后,整个人又恢复了精神,出门前还笑嘻嘻问:“经理,你说了这么多也口渴了,要不要给你一杯咖啡?”韦大头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让她出去。
#8
发表于 2016-02-15 21:10:48 | 只看该作者
  有那么一刻,韦大头没有说话,沉默的气息让我觉得好像被闷在一所铁屋,我除了低头喝酒,不知如何是好。窗外晴空万里,闲散的阳光穿越百万年的光阴,肆意地俯照着像蝼蚁忙碌的人们,似乎在嘲笑他们匆匆的脚步。韦大头忽的敛眉,面冷如生铁,抬手指着窗外说:“在这座城市,有三种人,第一种人卖他们能卖的东西,包括尊严、灵魂、肉体,过着还算得上是小康的生活,这种人你要远离,因为他们会拉低你的格局;第二种人有理想,有追求,却无力改变现状,每天吃着泡面昂头大骂这座城市要多肮脏有多肮脏,他们骂是骂饱了,却仍旧饿着肚子,这种人,你要鄙视;而你……”他缓缓转过身形,燕尾服一摆,双手插入西装裤兜,那面无表情,不怒自威的样子像匹吃肉的狼,“希望你能成为第三种人,征服这座城市,把它当成女人,征服她!”
  这一刻,韦大头像一个定格的电影镜头,他身上的冷寒仿佛不属于这个人间,而是来自遥远的冰寒世纪。窗外车来人往的噪音,以及天空中忽然飘过的灰云,还有心跳剧烈起伏的我都成了他的背景。
  “我知道了……”我喷着酒气说:“前面那两种人,也就是二八理论中那80%的失败者,我要成为第三种人,也就是那20%的成功者!”为了表明我还算清醒,我故意说了句玩笑:“我要二,不要八!”
  “酒品如人品,喝了一瓶半五粮液还能谈笑风声的员工值得培养,我知道怎么用你了!”韦大头很满意,拍了拍我的肩膀,“干销售这行,什么肮脏龌龊的场合都会经历,你只须保留一小部分的纯洁给你的爱人就够了。记住我一句话,我不给的你不能抢;我给的,你不能不要,要了就要报答!”
  我点头说,记住了。
#9
发表于 2016-02-16 13:55:53 | 只看该作者
  第一章(三)
  韦大头为了让我尽快上手,决定带我一段时间。他基本上是个工作狂魔,每天午饭后就回办公室给自己加班,有时困了就挨着椅打盹一下,一般不超过一刻钟,醒来就一身轻松,仿佛把前半天的劳累全都给睡没了。每约见客户,他浑身的筋骨就兴奋抖擞,像拧紧了发条的挂钟;等到见了客户,他精神抖擞得像出征的将军,集中精力和客户讨价还价,往往逼得客户气喘吁吁。而我学得也快,要带什么文件,点什么菜,喝什么酒,只要韦大头交代一次,我都会办得妥妥贴贴,成了他在交际场上的“酒桶”。在那段夜夜笙歌的日子里,我见过一肚肥肠满嘴官话的官员,见过言必称“日”的暴发户,吃龙虾,喝洋酒,用过“燕子口水”漱口。在享乐的同时,麻烦也随之而来,谁都想做领导身边的红人,而领导身边的红人只能有一个,我放在办公桌的饮水杯经常在第二天早上出现一些泡沫状之物,如果我的眼力没错,那应该是唾液。还收到过一朵菊花,花芯处被捅进了一条小木棍,这当然有特殊隐意,我第一次意识到都市白领的思想原来可以这么阴暗龌龊。当我在某天早上看到办公桌上放着一盒神秘礼物,知道自己被群起而攻了,这满满的一盒碎指甲蛮多样化的,或来自脚趾或来自手指,有涂了油的,有打磨过的,有的还沾着泥垢……我脑子发乱,像是里边煮着一锅烂粥,我扫了他们一眼,粗声粗气地问:“今天是愚人节吗?”没人理我,就连私下和我还算聊得来的黄丽芳也低头避开了我的眼神,诺大的办公场所死寂般沉静,连一声咳嗽都没有。我默默地低下头,像个挂着拙劣笑容的小丑那样坐了下来,眼睛火辣辣的,算了吧,办公室不是吵架的地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便捷生活论坛

© 2017-2018 hs8866.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