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深陷婚姻的囚笼,该何去何从

胖猫小咪 发表于 2016-06-09 17:39:00 | 只看该作者
966 414342
  本帖已授权天涯社区,欢迎洽谈出版、影视、动漫、有声等改编合作。
  【合作QQ:906548624】



叶婧是被噩梦惊醒的,具体梦到什么记不清了,可那种心悸却是久久不散,喘着粗气在床上呆坐了好一会儿才醒过神来。
  偌大的房间还残留着新婚房的痕迹,梳妆镜上,褪色的暗红双喜贴纸被昏黄的灯光映衬得残破而刺眼,叶婧每每看到,心里都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可真要给撕掉,却又舍不得。
  窗外的天色已经露出了晨曦的微白,可满室的冷寂告诉叶婧,唐煜又是一夜未归。尽管以前唐煜也经常晚归,但还不至于夜不归宿,这样的情况,还是在自己做了试管婴儿开始的,一开始只是偶尔,后来直接变本加厉,一个月能有两天回来就不错了,说这里是家,对唐煜而言,不如说是旅馆更贴切。
  叶婧曾一度怀疑是唐煜在外边有人了,可观察了一段时间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唐煜在外边还是很洁身自好的,身边不说不三不四的女人,连公司里最亲近的女秘书都是公事公办,对那些女人有意无意的勾引更是视而不见。
  既然不是出轨,那应该就是公司里的事情实在太忙。
  叶婧这么想着,却没能放宽心,相反心里总是有种莫名的不安。
  两人结婚三年,叶婧因为天生输卵管堵塞始终不能怀孕遭受了不少婆家白眼,从婆婆到小姑,没一个看她不像是在看吃白饭的煌虫,没少明里暗里骂她是不下蛋的鸡,还说让她别占着茅坑不拉屎,要是下不出崽儿就滚蛋,就为了这个,她几乎跑遍了中医西医,又是手术又是打针吃药,折腾得都成了心病,最后实在没办法,做了试管婴儿。然而吃尽苦头好不容易怀上了孩子,她在婆家的处境却并没有得到改善,婆婆小姑依旧对她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觉得她怀个孩子还花钱,整天骂她是个败家货,不过对孙子倒是真宝贝,去医院检查后得知是男孩儿后,尽管还是看她不顺眼,补汤却是每天变着法的炖。

  也欢迎大家关注【天涯文学】微信公众号,更多精彩内容,在这里呈现!
  天涯文学社区作者QQ群:450038056,入群需ID和作品验证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沙发
发表于 2016-06-09 17:40:10 | 只看该作者
  孩子就是叶婧所有的希望,可她却高兴不起来,婆家的刻薄她从来无所谓,最让她不安的是唐煜的变化,那日渐加剧的冷淡,总让她有种曾经的相恋是自己的错觉。
  两人虽然是相亲结合的,可那也是正正经经的谈了半年恋爱,加上两家的关系,两人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叶婧情窦初开之际还曾经暗恋过唐煜,能嫁给自己的暗恋对象,她一直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可是真正踏入婚姻之后,这样的认知却让她一度觉得很迷茫,比如说现在。
  叶婧噩梦出了不少汗,坐在床上胡思乱想一通,回过神来只觉得口干舌燥,可奈何身边连个端水的人都没有。她现在肚子已经很大了,还有十来天就是预产期,行动上颇有不便,可现在家里就只有她和弟弟叶斌在,叶斌还是住在楼下的客房,压根儿就指望不上,再艰难还是得自力更生。
  叶婧掀被下床,起身拿床头柜上的水杯时下意识的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凌晨五点,果然是快天亮了。
  拿着水杯艰难的下了楼,叶婧刚要去吧台倒水,就听到一声压抑的闷哼,声音正是从叶斌的房间传出来的。
  叶婧当即心下一凛,叶斌这些天精神一直不大好,焉焉儿的不说,还总是皱着眉坐立难安。
  这,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板凳
发表于 2016-06-09 17:41:00 | 只看该作者
  这么想着,叶婧当即将手里的水杯随手往吧台上一放,就一手搂着肚子,一手撑腰快步朝叶斌的房间走去,站在门外抬手焦急的敲门。
  “小斌,小斌你还好吗?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叶婧这一出声,房里顿时传来一阵响动,以为是叶斌疼的摔下了床,心里更着急了。急得下意识的拧动门把恨不能破门而入,却发现房门根本没上锁,情急之下也顾不得其它,当即大力推开,然而房间里的景象却让她犹遭五雷轰顶。
   
  “你,你们……”
  空气中都是浓郁的暧昧味道,还有那一床的狼藉,叶斌白皙身体上触目惊心的斑驳痕迹,可见前一秒这房间里是怎样一番疯狂。
  叶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的丈夫和弟弟,他们,他们是两个大男人啊,怎么会……
  看着床上赤身裸体抱作一团的两人,有那么一瞬间,叶婧脑子都是卡壳的,累赘的身形摇摇欲晃,堪堪抓住门把才没有摔倒。
  原本听到敲门声的两人还有些手忙脚乱,现在被抓现形,干脆就破罐子破摔起来,叶斌更是眼睛一红,就钻进了唐煜的怀里,埋着脸哭得浑身颤栗。
#3
发表于 2016-06-09 17:41:54 | 只看该作者
  “滚出去!”唐煜心疼的搂进叶斌单薄的身子,看向叶婧的眼神却无比厌恶。
  叶婧被那眼神刺的眼前一黑,瞪大的眼睛里满是惊愕和痛楚,喉咙却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道狠狠扼住了般,一个字说不出来。如果这时候她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才是真正的傻子!
  好一出捉奸在床的戏码,小三儿居然是自己的亲弟弟!
  “为什么?!”好半晌,叶婧喉咙里才发出犹如受伤困兽般的悲鸣,质问的同时,眼泪滚滚而出,几步冲到床前就要去厮打叶斌,“你怎么可以这样?唐煜是你姐夫啊!你们,你们无耻!无耻!”
  “够了!”唐煜一把擒住叶婧的手腕猛地一甩,“再说一遍,出去!”
  叶婧死死的瞪着他们,倔强着一动不动。
  “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说。”视线掠过叶婧高高耸立的肚子,唐煜目光顿了顿,不由放缓了语气,“听话。”
  叶婧气得浑身颤抖,梗着脖子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话来,“唐煜,你真让我觉得恶心!”
  “好你个叶婧,居然敢骂我儿子恶心!”叶婧话音刚落,听到动静跑来的陈秋兰甩手就给了她一耳光,“你以为你是谁?居然敢辱骂自己的丈夫,你个恶毒的败家玩意儿!”
#4
发表于 2016-06-09 17:42:52 | 只看该作者
  随后跟来的唐秉承和唐嫣然看到屋里的情形,眼睛一转就明白了过来。眼见陈秋兰气不过还要教训叶婧,唐嫣然忙上前把人给拉住了。
  “妈,你冷静点。”说着,唐嫣然意有所指的朝叶斌努努嘴。
  陈秋兰这才发现屋里的情形,回过味儿的她顿时被噎住说不出话来,看向叶斌的眼神不动声色的闪过一丝厌恶,最后却只是不痛不痒的瞪了唐煜一眼。
  “大清早的闹什么闹?”唐秉承这时候发话了,这种百般捂着的丑事被揭发出来,让他老脸很是绷不住,“还有你们,赶紧把衣服穿好,这个样子像什么话!”黑脸瞪了唐煜和叶斌一眼,便不再废话,气哼哼的转身朝客厅走去。
  “妈,我们也出去吧。”唐嫣然见父亲走了,忙搀扶着陈秋兰往外走,见叶婧杵着不动,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我说大嫂,你就算再饥渴,这么杵着看两个大男人赤身裸体也太那个了吧,就算我哥没什么,可叶斌是你弟弟。”说完切了一声,这才搀着陈秋兰出去了。
  叶婧僵硬在原地一动不动,流着泪的脸上一片木然。脸颊火辣辣的痛楚,耳边不断回荡着的那些戳心窝子的不堪言语,眼前诛心的一幕,都让她仿似置身怪圈中,孤立又无助,寒气从脚底窜至四肢百骸,整个人如坠冰窖。
  唐煜见叶婧杵着不动,眉头不愉的皱了皱,也不再管她,拍了拍叶斌的后背示意他躺下,又拉过被子给他盖上,便直接长腿一伸下了床,大咧咧的顶着满杯的抓痕弯腰捡起地上的衣服裤子往身上套。
#5
发表于 2016-06-10 15:45:34 | 只看该作者
  “别担心,一切有我呢,你好好休息。”穿戴整齐,唐煜动作温柔的给叶斌掖了掖被角,“时间还早,你乖乖的,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什么也别想,嗯?”
  叶斌看了眼叶婧,“可是……”
  “乖,听话。”唐煜在他眉心落下一吻。
  叶婧被恶心得不行,再看不下去,掉头就朝门外跑,慌不择路的她脚步跟跄,险些被绊倒。
  “妈呀,你要死啊毛毛躁躁跑这么快?要是摔着我孙子,我跟你没完!”陈秋兰被叶婧那脚打脚后跟的动静吓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差点没从沙发上跳起来。
   
  被陈秋兰这一骂,叶婧这才冷静下来,一个人孤零零站在一边,后怕的抚着肚子,神情狼狈又恍惚。
  唐煜从叶斌的房间出来,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灯杆似木讷杵着的叶婧一眼,就径自走到父母斜对面的单人沙发坐了下来。屁股刚挨到沙发,就被唐秉承一脚踹得跳了起来。
  “跟我到书房来!”唐秉承威严的瞪了唐煜一眼,起身就朝楼上的书房走。
  唐煜对着满脸担忧的母亲纵了纵肩,无奈的跟了上去。
  “慢着。”父子俩刚走到楼梯口,原本木讷杵着的叶婧就霍然抬起了红肿的双眼,视线越过唐煜,定定的看向公公唐秉承,一字一顿道,“我有话说。”
  迎视着叶婧的目光,唐秉承眉头微蹙,“那你也到书房来。”
#6
发表于 2016-06-10 15:46:29 | 只看该作者
  “不必了。”叶婧断然拒绝,目光森冷的看向唐煜,“我们离婚。”
  “离婚?!”唐煜还没来得及反应,陈秋兰就第一个跳了起来,“不行,我不准!”
  叶婧哼笑一声,“这婚,离定了!”说完东西都懒得上楼收拾,转身就走,“离婚诉讼,我会委托我的律师全权处理。”
  “把她给我拦下!”一看叶婧要走,陈秋兰顿时急了,狠狠推了身边的女儿一把,“叶婧你肚子里可怀着我们唐家的孙子,想离婚,没门儿!”
  唐嫣然被推得跟跄,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朝叶婧跑去。
  就在这时,叶斌突然从房里出来,噗通一声跪在了叶婧面前。
  “姐,姐你别走。”历经情事后的叶斌声音沙哑,抱住叶婧的腿哭得声泪俱下,“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你要怪就怪我好了,但是求求你,别走,唐家和煜都很需要这个孩子,你生气打我骂我都好,求你留下来。”
  那诛心的话语如魔音穿耳,叶婧身形晃了晃,痛苦的闭上了眼,在今天,她终于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万箭穿心之痛,没有什么比至亲的背叛更让人痛苦的了。如果今天唐煜出轨的对象是个女人,她都不会这么痛苦,可为什么,这个人偏偏是自己从小疼爱的弟弟,为什么……会是叶斌!
  良久,叶婧睁开眼,“小斌,你从小,姐对你怎么样?”
#7
发表于 2016-06-10 15:47:48 | 只看该作者
  “姐对我很好,比爸妈还要好,从小有什么好吃的好玩儿的,姐第一个想到的都是我,我被人欺负了,姐就算自己头破血流也要为我讨回公道,我做错事被爸妈罚的时候,总是姐站出来一肩扛下……”叶斌哭得直打嗝,“姐,你的好弟弟都记着,可是我是真的很爱唐煜,我们高中就在一起了,可就因为世俗不容,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结婚生子,如果这个人不是姐的话我会疯的,我一定会疯的,我知道这样对你很残忍,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了,唐家需要孙子,煜他需要孩子,姐你不是最疼我吗,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别走姐,我……”
  啪的一声,叶婧甩手就给了叶斌一耳光,直接把两人都打懵了。
  回过神来,叶斌一把抓住叶婧的手,发狠的一下下啪啪抽打自己的脸,每一下都咬牙下了狠力气,不止他的脸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叶婧的手也痛麻发抖。
  叶婧心如刀绞,浑身颤抖几乎泣不成声,“你这是要逼死我啊,你这是要逼死我啊!”
  “够了!”唐煜看着叶斌红肿的脸心疼不已,几步跑到两人面前,甩开叶婧的手,一把将叶斌拉起来护在了怀里,“你这女人怎么这么恶毒?小斌是你弟弟,你居然下得去这狠手,你是想要打死他吗?!”
  “可不是嘛。”陈秋兰看了半天的姐弟反目戏码,这才慢吞吞阴阳怪气的开口劝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你也该消消气了,这孩子可是你千辛万苦才怀上的,可别一时之气动了胎气,伤到孩子。”
#8
发表于 2016-06-10 15:49:03 | 只看该作者
  唐秉承也从楼梯口走回沙发坐下,“嫣然,扶你嫂子过来坐下,有事慢慢谈,这么吵吵闹闹的像什么话。”
  唐嫣然就站在叶婧身边,闻言哦了一声,就伸手去扶叶婧,却被对方冷脸甩开手,顿时脸色一沉。
  “嫂子你……”
  “没什么好谈的,我心意已决。”叶婧抬手抹了把脸,抬脚就走。
  “还是谈谈吧。”唐秉承语气平淡,却明显话中有话。
   
  唐秉承不止是话中有话,还暗含威胁。
  叶婧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儿子干出那样的丑事,却没有半句指责,甚至还明里暗里将矛头都指向了她,身处孤立无援,这一刻,她只感到无限的悲凉。
  她倒是要看看,这家人还能无耻到何种地步!
  抚了抚隐隐作痛的肚子,叶婧拂开唐嫣然的手,转身走了过去,冷脸坐到了唐秉承对面,倔强微扬的下巴是不愿被践踏的尊严和骄傲。
  唐煜还搂着叶斌查看脸上的伤势。
  偌大的客厅呈几方对立之势,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沉闷的氛围却压不住双方的剑拔弩张。
#9
发表于 2016-06-11 15:56:23 | 只看该作者
  “唐煜性向的事,是我们唐家对不起你,作为父亲,我郑重向你说声抱歉,是我们没把他给教育好。”良久,还是唐秉承出声打破了沉默,却是端着上位者的姿态唱起了白脸,如果不是对方语气无法掩饰的高高在上,叶婧还真就信了。
  果然……
  “哼!”唐秉承话音刚落,陈秋兰就配合默契的哼了一声,“什么叫我们没把儿子教育好,要知道咱们小煜初中可是交往过女朋友的,要不是你的好弟弟,他也不可能变成今天这样任人唾骂的同性恋!”
  “是么。”叶婧的冷笑比哭还难看,“我怎么看你们挺喜闻乐见的。”
  “要不是你爸妈保证让你给我们唐家生儿子,你以为我们家会同意?!”陈秋兰巴掌在茶几上拍的砰砰响,“当初你嫁进我们唐家,你爸妈可是签过字的,在给我们唐家剩下孙子之前,不许离婚。”
  “你说什么?!”叶婧猛地起身,膝盖撞在茶几上都没觉得痛,瞪大的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你说我爸妈跟你们签过字?”
  陈秋兰却没有理她,抱着手臂往沙发里优雅一靠,顾自往下说,“本来嘛,你要是这胎生下来是个儿子倒是可以离婚,不过我们唐家可丢不起这人,所以当初给了你爸妈一百万,而我们双方达成的协议就是,不能离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便捷生活论坛

© 2017-2018 hs8866.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