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漫长的那一夜

曹不欲 发表于 2015-10-23 20:15:00 | 只看该作者
0 28
  我和刚子走在这条漆黑的小路上,各自都没有说话。走着走着一睹高墙出现在我们面前,刚子刚掏出电话,就听见后面有脚步声,我们俩都警惕起来。
  “前面的那两楞小子,等一下。”
  从黑暗处走出来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为首的是个胖子,他眯了眯眼,看着刚子说道:“唉唉,你们是新来的吧,让让,让让,让前辈先进去。”
  我和刚子对视一眼,刚子几不可察的摇了摇头,我知道他在说事不可为,对方人多。我们侧身让他们过去,他们走到高墙面前站定,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隐约听到胖子说什么“老九……货款……验证……”。胖子仿佛知道有外人在,会听的清楚,便匆匆挂了电话。然后身轻如燕的上墙,翻身,最后隐匿在小小光源之外。
  待胖子一伙都走完后,我问刚子:“这是怎么回事?”刚子没有回答,只是抿了抿嘴,表情严肃。他掏出手机,拨出了个电话,我知道他是打给X。
  “我们到了……在路上碰见的……嗯。”
  他瞄了一眼高墙灯底下隐藏的摄像头,转过身对我说:“走吧”。
  我在前面轻手轻脚爬上高墙,跨在墙头上对刚子小声说:“这是什么鬼地方!乌漆吗黑什么都看不见,刚子,接下来怎么办?”刚子挥挥手示意我先过去。我从墙头上跳下来,脚刚一落地,墙头上昏暗的灯光应声而起。这时,我发现灯光下有个显示屏,一个有些阴森的声音说道:“进来。”我看着显示屏上的人,毫无疑问这是X,跟我料想的一样,年轻,阴柔,看着都狠毒。刚子从墙头上跳下来,对我说:“走吧。”
  前面一片黑暗,等看到光的时候,我们已经走了好久。这是一个大仓库,至少从外表看,只有这么多信息,但是我知道这仓库里面,不知道埋葬着多少人的性命。
  “吱——”是我推开大门的声音。一个背对着我们坐在老板椅上的年轻人缓缓转过来。果然,X。
  “欢迎来到暗黑世界。”X邪笑着看着我和刚子说:“好了,废话不多说,你们既然能来这里,必然有些超乎一般人的本事,这样吧,先练练胆,就开个五六岁的头。”我还在纳闷五六岁的头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大门再次打开,一个黑衣人拎着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孩子走了进来,孩子看不出来男女,脸上都是肿块,看来没少受折磨。
  “怎么样,试试吧。”说着X转身递给我和刚子两个黑乎乎的东西,直到入手,我才知道,这是枪。我明显愣住了,刚子也怔了一下,然后,我发现一向冷淡的刚子气质变了,连我都发现他在生气,我想,完了,今晚要豁出命了。
  “我们是来做生意的!不是来杀人的!”刚子愤然。X看着刚子,突然笑了,“别讲笑话了好吗?这不就是生意么?你们以后的生意更红火,今天只是开个头,你紧张什么?还是说……”话还没说完,X突然举枪对准刚子,“你不愿意?”声音已经很不耐烦,仿佛随时要杀了我们,我赶紧陪笑脸:“有话好好说,别这样舞枪弄棒的,多不和气。”我刚说完,他突然把枪口转向我,审视着我,突然笑了。“好吧,那你来。”说着,把枪口一转,将枪放在我手中。我拿着这一斤多重的铁疙瘩,心乱如麻。我惊慌的看看周围,再看看X,他甚至还朝我明媚一笑,仿佛我在做着什么光荣的事情。我一咬牙,妈的,拼了!我慢慢走到那孩子的身边,将枪口对准了孩子。
  “喂,你干什么!那可是个孩子!他是无辜的!你要敢动他老子跟你拼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的枪就被他缴了,将枪口对准了我,又转向了X。X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只是随口说道:“秦刚,1989年生,服兵役六年,现任刑警大队第六支队队长,曾获一等功两次,二等功三次,大大小小奖励无数,警局的大红人。对不对?秦警官?”原来刚子竟是这来头,看不出来啊。“废话少说!举起手来!”刚子怒目而视。X却一点也不在乎,笑嘻嘻对我说,“现在我派你个新任务,完成这个任务,你就是我们组织的一员,我会好好提拔你的,而且……”他顿了一下,将目光转向那孩子“我可以饶了他。”我看看X,又看看刚子,对着刚子苦笑“刚子,对不起了,我想加入这个组织。”刚子显然没猜到这种结局 “你是认真的吗?”我严肃的对他点点头,然后他就将枪口又对准了我。我明显看到他眼里的挣扎,甚至我都能读出他内心的波动。“刚子!开枪!”我大喊一声,刚子条件反射的拉开了保险,在他子弹射出的一瞬间我弯下了腰笑了笑,终于来了。
  “嘭!”枪声刚落,大门被猛地撞开,九爷驾到!
  “哈哈哈……人人望而生畏的X竟然也有这么一天!来!送X上路!”大手一挥,数十只枪口齐刷刷对准X,X反而又笑笑,学着九爷的语气说道:“来!送九爷上路!”话落,从黑暗角落里走出了数十人,枪口一致对准九爷。怪不得X这么有恃无恐,还好,刚才没轻举妄动,不然,我和刚子都逃不了。想到这,我给刚子了个庆幸的表情,刚子紧皱眉头,用眼神跟我交流,我知道,他在说,一旦打起来,就跑!废话,傻子也知道要跑。
  这时候气氛已经快凝结了,我轻叹了口气,唉,这场大战还得我发起。我看了刚子一眼,他已经做好准备了,我猛的撞开我身边的人,那人反射性开了一枪,战斗打响了。
  我飞快的向大门跑去,听到后面X不甘心的声音:“H,你逃不掉的,总有一天,我会抓你回去的!”
  我一直跑了好远才敢停下来休息会,隐约还能听到仓库里正在激战的声音。刚子这时追上来,手里还拎着那孩子。“对不起了,秦警官,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我诚挚的向刚子道歉,刚子却一副奇怪的神情打量我“你到底是谁?”我笑笑“我是我啊,好了,别瞎猜了,我要害你就不用这么麻烦了”他思量了会,点点头。“不过,我们麻烦了。”
  我一直觉得今天太顺利了,先是翻墙,再然后走着走着就看到灯光了,看来我小看了那段漆黑的路程。我转过头对刚子说:“怎么办?我们好像迷路了。”“别着急,再找找。”这时仓库的灯光已经快看不清楚了,要不是刚子的呼吸在耳边,我都觉得这漆黑寂静的旷野是我一个人了。
  “快看!那是什么?”刚子兴奋的声音叫醒了昏昏欲睡的我。眼前漆黑的世界里突然闯入了一个怪东西。它比黑夜更漆黑,四四方方,像一个熟睡的巨兽张着它的大嘴巴等着猎物自投罗网。我这是怎么了?我甩甩头,世上哪有什么巨兽,不过是类似于车库入口的东西,只是黑夜给了它最好的伪装。“走吧,龙潭虎穴我也要闯一闯!”刚子愤然。
  我们进入这个水泥盒子已经十分钟了,不仅找不到出口,连入口也消失了。我猜,我们是遇到了传说中的鬼打墙。“刚子,怎么办?咱们不会遇到那玩意了吧?”刚子关掉打火机,揉了揉被烫伤的手指,“别着急,总会有办法的,我才不信什么鬼打墙。要是有鬼,也是人搞的鬼!”也对,三叔说过,这个世界上比鬼更可怕的是人心。这样想想,也没什么可怕的了。
  “刚子,要不咱们休息会吧”我在黑暗中对着有呼吸的地方说道。“不能休息,那边结束了以后就是咱们了,不管谁赢,咱们被抓到就难活了。”“好吧,继续找”。
  “嗯?这是……”刚子突然大声说“找到出路了!”
  刚子面前是一面用砖头堆砌的墙,是散砖堆的,所以只要把散砖拿开,就有路了!我推了推这面墙,对刚子摇了摇头,“要么后面还有水泥墙,要么是砖墩,搬砖不是个好办法。”“那总有希望。”刚子说干就干,可我却觉得不会这么简单。我拿着打火机又绕着这水泥盒子走了一圈,连上方的的角落都不放过,可是却一无所获。
  走到刚子身边的时候,刚子已经搬了不少了,却还是没一点出路的影子,我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嗯?等一下!那上面是什么?“刚子,刚子!快顺着这砖墙上去看看。”刚子一脸迷茫。“待会再跟你解释,快上去看看,我好像找到出路了!”刚子无奈依言爬上去,我焦急地等待着。“是出路!是出路!你太棒了!快走!”
  刚子先将那孩子放到了砖墩上面,只要钻出去,就重获新生了。“快上来!老子一点也不想在这鬼地方呆下去了!”我艰难的爬了上去,砖墩上方离房顶只有七十公分左右,人在上面连腰都直不起来。突然,我听到了厕所冲水的声音,这地方难道是地下室?但是没看到灯光啊,要是有人住的话,肯定不会这么黑也不会这么静的。想到这里我一阵恶寒,赶紧对着刚子说:“快走,总觉得不对劲。”刚子先将昏过去的孩子扔了下去,然后,自己准备往下跳,:“妈的,这么小的缝我怎么钻的出去!”缝?小?我记得我开始看到的时候,空间挺大啊,就是两个刚子也出得去。难道……“刚子快跳!不然我出不去了!这地基在抬升!”刚子也二话不说匆忙跳了下去。我趴在“缝”口,对刚子说:“怎么样?摔着没有?打着打火机让我看看情况!”我心里越来越不安了,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噗”微弱的火苗冒了出来,火点亮周围的一刹那,我惊叫出声,迟迟不敢跳下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上一页1下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便捷生活论坛

© 2017-2018 hs8866.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