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拾趣

龙驹2015 发表于 2015-11-12 15:59:00 | 只看该作者
0 48
  童年拾趣
  春
  春风慢慢起了,阳光渐渐暖了,大地又恢复了生机,储存了一冬的能量与营养准备贡献给她的儿女们了。
  最活跃的一个从村子东头吆喝到西头,便聚集了五七玩伴,一路蹦跳,奔向希望的田野。一边跑一边随手向外甩出一把鼻涕,并不影响速度。偶有跌倒,不闻哭声,一个跃子翻起,去追赶队伍了。
  大自然是毫不吝惜的,各色野菜,名目繁多,后来才知道这些不起眼的东西营养价值很高哩!可惜当时识得不多,最常挖的便是一种唤做小根蒜的了。那东西蛮可爱,细长的茎,摇着两条绿叶,在风中拂动,仿佛在招引我们。是不必争抢的,这田野里多的是。走到近前,只需挖下去几公分便可得了,抖掉上面的附土,那又白又胖的果实便现了。小根蒜,顾名思义,模样有些像蒜头,却没有瓣儿,只是单独的一个。很辣,又不同于葱蒜的辣。可生食,亦可与鸡蛋同炒,那滋味儿叫过瘾!
  小半天的工夫便可得满满一篮,还是最活跃的那个招呼一声,便一起回村子了,欢声笑语又是洒落一路。到家把劳动成果交给大人,心中自是一番欢喜,一方面是劳动的乐趣,另一方面又为家中做了一点贡献。
  夏
  村子东头流淌着一条小河,河水不大,不急不缓,很是优雅。里面的鱼儿却很丰富,当时只识得两种,一种泥鳅鱼,一种鲫鱼。放学后,玩伴们便疯跑来这里。这些家伙虽小,却个顶个聪明伶俐。选那河床狭窄处,以泥沙筑起一道坚固的堤坝,河水便被截流了。坝下的河床裸露出来,鱼儿们受了惊吓,不停的在上面翻跳着。便留一个小些的看住堤坝,其余的一窝蜂甩掉鞋子,跳进河床,专挑那大的鱼儿捡。当然,大者也不过半尺。鱼很多,一转圈便可得三四条。正捡得欢,就听见上面一声锐喊:跑水了!都急急地跑上岸,用水冲掉脚上的泥巴,围在一起比谁得的鱼多、大,便要引一番争执,都是不肯服输的。看堤坝当然不能白看的,每人从各自的瓦罐里摸出一尾或两尾丢进他的瓦罐里,他便也心满意足了。
  鱼拿回去是不吃的,看着它们一天天长大,如同见证着自己的成长,那快乐又是另一番趣味。
  秋
  或许劳动是繁重的,但我们那时只感到快乐,可能这快乐只属于我们。劳作了一上午,最盼的便是午餐了。每到这时节,大人们都会做些好的饭食,带到田里。我喜欢这种野炊的方式,秋高气爽,沁人心脾,远近的天空格外的蓝,空气也特别清晰,没有浮游物,能看出去很远,眼睛便清亮了许多。丢一粒粮食,引几只蚂蚁来搬运,看着那份辛苦,不免一番感叹,细细品咂,另是一番趣味,劳累一尽散去,饭菜便咬嚼得特别响。
  劳作往往要到很晚,月亮上来了,星星稀疏的布在天幕上。躺在装满粮食的车上,仰望皎洁的皓月,作想着月宫里的故事,想着想着就醉了。远处的星子在同我一起眨眼,慢慢的,就模糊了,远去了。
  冬
  落雪了,我最大的乐趣便是在那雪地里捕鸟雀。我们这里鸟雀种类不多,最常见的是麻雀,偶有黄雀,便视为奇珍异宝了。我尝试过鲁迅先生在《故乡》里面提到的捕雀的法子,均不灵验。常常支了筛子,在下面撒了包谷做诱饵,便牵了绳子的一端躲进屋去。眼见那鸟雀在筛子底下啄食包谷了,急忙拽绳子,跑出去看时,半个鸟雀的影子也没,不免发些牢骚。于是改法用鸟夹,夹子是自做的,我有几盘自己做的鸟夹,做工很有些精良,那小巧的样子令我爱不释手。后来搬了几次家,弄没了,生了许多遗憾。
  在谷堆旁支好夹子,放好了,用雪掩起来,在上面撒些谷粒。鸟夹是用麻籽做诱饵的,那泛着绿光的麻籽看上去很有些诱人的意思,难怪鸟为食亡了。夹子埋好了,便躲进屋去,终日盯着那泛着绿光的麻籽,盼着有鸟雀去啄食,往往不能遂心愿。直到夜里睡下了,也不见什么迹象。第二天早晨,懒懒的爬起来去厕所掏小便,路过那谷堆时,下意识的一瞥,往往有惊喜,一只麻雀已僵在那里了。便忘记了去小便,撒着欢儿跑过去捡起来,如获至宝。如此不消半月,便可得十余只,用油烹炸了,那味道,甭提了!
  的确,童年是应该快乐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上一页1下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便捷生活论坛

© 2017-2018 hs8866.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