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也异当时,凄清照鬓丝 ===黄毛岁月青梅篇

虞姬与乌骓 发表于 2005-03-14 11:54:00 | 只看该作者
57 1377
#10
发表于 2005-03-14 13:24:00 | 只看该作者
  好文字啊:)))
  
  我能听,很流畅地听到:)))
  
#11
发表于 2005-03-14 13:27:00 | 只看该作者
  我的机器要死了,就是听不到这版本的:((
  
  谢谢前生:)
  
  回宽哥爱上的那位MM话,不是长大看不丢脸,当时我也没觉得丢脸
  
  恩,那时候做什么根本都不丢脸:))
  
#12
发表于 2005-03-14 13:52:00 | 只看该作者
  继续啊~~~~~~~
  你这么一勾引,我也想来写写我的青梅和竹马了
#13
发表于 2005-03-14 13:57:00 | 只看该作者
  最近看来真是有些要老去的情愫
  
  除了回忆似乎不想再写些什么
  
  她们和他们就在我手边
  
  就在我心上,我以为已是经年
  
  没想到,其实就在手边。。。。
#14
发表于 2005-03-14 14:17:00 | 只看该作者
  背景音乐介绍:
  
  《海上花》
  
  歌手:罗大佑
  专辑:青春舞曲
  
  是这般柔情的你
  给我一个梦想
  徜徉在起伏的波浪中盈盈的荡漾
  在你的臂弯
  
  是这般深情的你
  摇晃我的梦想
  缠绵象海里每一个无名的浪花
  在你的身上
  
  睡梦成真
  转身浪影汹涌没红尘
  残留水纹空留遗恨
  愿只愿他生
  昨日的身影能相随
  永生永世不离分
  
  是这般奇情的你
  粉碎我的梦想
  仿佛象水面泡沫的短暂光亮
  是我的一生
  
#15
发表于 2005-03-14 14:27:00 | 只看该作者
  我听到的就是这个歌啊,很美:))))))
#16
发表于 2005-03-14 14:30:00 | 只看该作者
  听到了:))
#17
发表于 2005-03-14 15:13:00 | 只看该作者
  女人的虚荣是与生俱来的
   
  女人的虚荣是与生俱来的----此言巨真实!
  
   我的小表妹三岁时,就用口水当成摩丝(90年代初大家都用它的)那时,用手当成梳子,对着玻璃墙,修正自己的那几缕可怜的绒毛头发啦,那专注的神情,被我发现,招来她妈一起欣赏。。。。。呵呵
#18
发表于 2005-03-14 15:16:00 | 只看该作者
  呵,一不留神,怎么挖了这么大个坑?抱歉!

墨儿帮你把坑给填僚:)) 

#19
发表于 2005-03-14 15:44:00 | 只看该作者
  
   青梅二:小红
  
   我的记忆里小红的父亲似乎是铁路食堂的大师傅有似乎是个管货运的列车员。这两个职业相差很大,却都被我认可,大致是因为小红的父亲我很少能见到,偶尔见到的时候总是觉得油腻腻,尘仆仆的样子。小红的母亲是四川人,没有正式的工作,那时候对这类人,我们那里有个固定称谓==老家属。小时候的我曾固执地认为老家属就是长的微胖,衣着纯朴,会站在路边大声说话,会追撵着自家的孩子叫骂,那些普通话讲不大好的女人们,总之和我的母亲很不一样的那类人。那时候我很喜欢老家属,因为但凡这类女人通常都有两个共同的优点――会做好吃的饭菜,会很大方地让我吃。
  
   小红和一般家属阿姨家的野小子丫头们看起来很不一样,见到我母亲的时候就会停下来,斯斯文文地问好。小红长的甜美,皮肤白皙红润,母亲似乎并不干涉我和小红的交往,还常表扬小红有礼貌懂规矩,并常以小红之姿色诱骗我吃些豆制品,按母亲的理论小红的肤色之所以如此出色,和每日吃小红妈的豆腐脑有因果关系。事实上,大人全都是自作聪明,小红私下告诉我,她及其憎恨豆腐脑,每天都在绞尽脑汁如果趁她母亲不备之时毁尸灭迹,从那以后,我每天都会不厌其烦地上小红妈那个黑咻咻的小店里等墨迹的小红一起上学,以便帮她消灭那份号称能让她“脸色动人”的早餐。小红的母亲好像总是在低眉顺眼地忙碌着,从每天上学时,到每天下课后,每每我去的时候,她总用自己那条都已看不出颜色的油津津的围裙为我擦拭板凳。那时候的小红就很肯定地告诉我“等我长大挣了钱,一定不让我妈妈再卖豆腐脑。”相比之下,那时我完全就是个吃货,我一边吞咽下最后一口豆腐脑,一边对她宏伟志向表示赞赏“对,那时候怎么也得卖肉包。”然后我们两都满意地笑了,我笑的很物质,她笑的则很精神。
  
   和小红的割袍断义来的快而持久,那天的课间,班里的同学不象平时那样蜂拥而出,而是一窝蜂地拥向了小红,我挤进人群的时候,所有的小朋友都在喊“小红,给我玩一下,给我玩一下”我终于发现大家的目标是小红手中握着的红色气球。小红巧笑顾盼之后大家也未能整齐有序,这显然让小红不悦:“大家排好队,让我看看”人群开始骚动,每个人都在推搡和跑动,瞬间就有了一个队形,小红志得意满地笑着“现在张开嘴”大家面面相觑,我也不能明白小红的最终目的“我看谁嘴里没有口水,我就把气球给他玩。”当时的场面的确不能小窥,所有人等片刻迟疑,随着第一个人的舌头在口中用力吧咋的声音之后,吞咽口水的声浪立即盖过了几个人不满的抱怨,很快抱怨的声音没有了,吞咽口水和吧咋嘴的声音响做一团,而接下来的景象更是动人,那些认为自己已经将口水清理干净的家伙们推开前面还在专心吞咽的人力图快速被小红验证战果,每每发现战况不利,被小红侧目便懊恼地返回原地,再度备战。屡战屡败,人群穿流往复,我站在那个等待检阅的队伍之外愕然,小红如同女王般在队伍中心高贵颔首,不屑地打发一个又一个受检阅的人,她的脸因为兴奋而绯红。。。。。。整场闹剧在这个课间一直继续,上课暂停,下课又开始,那期间我没有和小红讲话,说实话,我也喜欢那个气球,和那些排队的孩子一样,可也还有孩子和我一样,我们就那样悻悻地看着他们。。。。。。
  
   小红把我不理她的事情告诉了我母亲,母亲批评了我,说我不可以因为小红的家庭条件不好就不和她在一起玩。我把气球的故事告诉了母亲,并说“我就算不和她玩,至少我不戏弄她。”她母亲再没有说话。那个年幼的我居然能在利益和尊严面前有那么鲜明的态度和选择,我至今都很意外,我是成熟了还是麻木了,我是收敛了还是媚俗了呢?
  
   后来听别人说,小红高中快毕业的时候赶上了最后一拨接班大军,作了列车乘务员。又后来听人说,小红因为人长的漂亮调去管软卧了。又后来有人说小红违反了纪律,竟然从某站下车去了。再后来我再没听过关于小红的消息。
  
   不管怎么样,红色气球变成了我内心的一道伤疤,我十分怀念那个和我在黑咻咻的小破房子里玩耍的小红,恬美而善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入我们,

发现生活更美好...

立即注册

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则可

便捷生活论坛

© 2017-2018 hs8866.com

返回顶部